眼瞅着鬼母这个立场并不坚定的摇摆主义者已经完全沉迷于美食之中。

老李一颗心就慌的不行。

天相门有铁律。

门中弟子决不许踏入官场。

这是刘伯温祖师爷立下的规矩,当年老朱为了孙子能坐稳江山,那几乎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但凡有过错均不饶恕。

作为谋臣,又精通风水玄术的刘伯温可以说是首当其冲,最后不得已以假死之法方才躲过一劫。

官场上的博弈是最残酷的。

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尤其是像天相门这种真玩命能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门派,更是被惦记的死死的。

真正的当权者永远不会允许有超出控制的势力存在。

所以天相门一脉单传,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而现在老李。

不仅混成了一国伯爵,还成功枢密院顾问官,虽然是外国,但也违背了天相门规矩。

“师父,我发誓我真不是有意的。”

老李哭丧着脸,忙是解释道:“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有点稀里糊涂的。”

“你他妈除了在女人床上,还能有稀里糊涂的时候?”

秦宁冷笑连连,全然不信:“我听海外玄门说,你和王后有些不清不楚?”

老李顿时紧张了。

急忙上前就要捂住秦宁的嘴巴。

秦宁气急败坏的将他手撇开:“脏不脏?”

老李紧张四下观望,忙是道:“师父,这话不能乱说,乱说会死人的。”

秦宁这才想起他之前可是把老李的凶悍媳妇给忽悠来了,掏出纸擦了擦脸,道:“你媳妇呢?”

“养伤呢。”

老李小心的指了指下面。

秦宁了然,而后怒道:“你媳妇受伤了,你他妈还在外面勾三搭四?”

老李差点跪下了:“我的师父唉,我真没,真没有啊,天地可鉴啊。”

秦宁冷笑道:“就你现在的情况,除了你和那位王后坐实了关系,不然我是不信的。”

老李哭丧着脸道:“关系,是有点。”

“嗯?”

秦宁气的差点把酒瓶子抄起来砸过去。

本来老李在外面沾花惹草,他也知道管不了了,也懒得管,可这不代表就能肆无忌惮的什么女人都勾搭。

“你先听我解释。”

老李紧忙道。

秦宁喝了口酒,道:“解释吧,我倒要听听你怎么解释。”

老李忙是给秦宁添了杯酒,又道:“师父,这事我真稀里糊涂的,本来我来博德公国就是抓楚九江这个畜生,但逮他的时候出了点意外,闹了点动静,结果撞到了国王约会小情人。”

秦宁道:“堂堂一个国王约会还能让你撞到?”

“其实就是出轨。”

老李小声道。

秦宁恍然,道:“然后呢?”

“正巧当时王后捉奸。”

老李无奈道:“起初我真不知道他是国王,心想男人难免犯点错,而且他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而且还是地头蛇,我就寻思拉一把,没成想他不仅仅是地头蛇,还是地头蛇的头头。”

顿了顿,老李道:“我当时理由都给想好了,可谁知道那个王后不按常理出牌,上来就喊我了一声dad。”

秦宁晃着手里的酒杯,阴测测道:“我他妈觉得你也不按常理出牌。”

堂堂一国王后。

大洋马。

喊一个华夏跑出来的糟老头子叫爹。

这他妈会所跑出来的吧?

而且秦宁发誓,这老李所谓拉一把的真正理由绝对是见那个小情人长的好看,想趁机占便宜。

老李忙道:“真的。”

秦宁见他这般,于是拿出手机查阅了资料,然后查到了这王后的照片,妥妥儿的大洋马,四十岁左右,只晃了晃手机,道:“你懵谁呢?”

老李伸出手,在手机屏幕上一划。

然后一个长着陈皮脸的,穿着一身西式军装的老人的黑白照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秦宁瞪大眼睛,随后一把拽住老李,把脸摆正了后,把手机放在他脸边,来回看了数眼。

这时鬼王舍得从美食堆里抬起头,只看到这一幕后,嘴里的鹅肝掉在了桌子上:“我去,一毛一样啊。”

老李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也很无奈啊。”

秦宁放下手机,捏了捏眉心,道:“国外也长陈皮脸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