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们好似并不打算此时对我动手?”

陈白起偏了偏头,鬓间几缕碎发拂过面净小脸,微微眯眼一笑,眸中的清澈洞悉,面上却是一派天真不知邪恶的惬意。

“为何?”

这两字轻缓如若无闻,却是自问。

这样围困灭杀的好时机,她已中招,他们却对她偃旗息鼓,她倒是有些看不明白了。

周王朝世子对她笑眯眯,一副不作解答的模样,其它人直接充耳不闻,如同出场的群象景幕,从他们身上陈白起也没看出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不过怎么样都好,对方不采取主动攻势,不代表她也会善罢甘休。

她桃瓣一样染粉的眼眸有意无意瞥过如失魂状态一样的巨身上,一瞬间幽暗无比。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但绝对跟他们这一伙人脱不了干系。

这时,持伞如一方缥缈不定的闲云一般的巫马重羽微敛起黛黑长眉,甚至那万物不纳入眼中的神色一滞,空凉的眼神一下扼住了陈白起,出声了:“你动了结界?”

虽说是问话,但语气却已是肯定。

世子本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乍闻巫马重羽开腔,再闻其话语,眉宇间的悠闲一沉,其它人也都一同盯注在了陈白起身上。

巫马重羽不是一个无的放矢之人。

“你是说这个?”陈白起没有否认,她缓缓抬起手。

她的手型很漂亮,纤纤玉指,如花骨朵似的粉涂染在指尖,此时她五指张开,手掌之中无形中好似攥着一物,她抬起眸,浓密漆黑的睫毛下,一双机质金瞳闪烁着兽性光泽,她指节一紧,收紧握拳,“咔嚓”一声,似有什么东西被捏碎在她手心。

淡粉的嘴唇微微上弯,像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一样。

若是以前她只怕能够看破阵眼亦无法破解,只能当一个智者,那如今这具得天独存的身躯却是已被她锻炼得强大得可怕。

巫马重羽幽色双眸一紧,风声大作,吹起他万缕墨丝拂过周身。

阴欗芳幕蓠下身形一动,亦微讶地睁大了眼。

笪是个纯物理输出,看不懂这其中的玄玄幻幻,只察觉到了四周的环境突变,有一种不安危险的气息蔓延,第一时间挡身在少族长身前。

只见那覆盖在他们周边的结界顷刻间粉碎,被屏蔽掉的嘈吵杂乱声一下全都再度涌入耳中,而结界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度被阻挡的视野也恢复如常,在察觉到异样动静时,打斗的双方都有片刻的停滞,撇下大部队急忙朝这边赶来。

巫马重羽目光如同看死人一样平静地盯着陈白起,喃喃道:“结界破了。”

“她怎么做到的?”阴欗芳袖下指关摸索着墨埙,也是迷惑。

这时,一阵大笑从周王朝世子口中爆发出来。

“哈哈哈……真不愧是巫妖王啊,看来重羽你太掉以轻心了,如今又成了她的主场了。”周王朝世子对巫马重羽揶揄地笑着摇了摇头。

“是你说,只来打声招呼,不必伤人。”巫马重羽没有什么感情的声调倒能莫名听出一分谴责。

杀人易,囚人困人却需用上温和无害的手段,这非他擅长,出了意外也只能怪周王朝世子行事太过瞻前顾后。

“不过是你始终小看她了,寻什么借口。”白马子啻粉唇一抿,冷嘲道。

若他真肯对陈芮拿出十成功力,哪怕两人旗鼓相当,也不至于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被她打破了结界。

“宗主,她的眼不同寻常,可勘破一切虚伪迷妄。”阴欗芳又忽然道。

只见少女一双竖瞳浅金眸乍现,那让人窒息的威慑力如同雪亮刀光切割开血肉,挖出人心底隐藏最深的秘密,即使是他亦不敢多视。

巫马重羽亦意识到这一点,他偏过伞檐,让光线融入他的异色双瞳,翳翳的暗折射成了鬼瞳一般带钩,所以他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将“陈芮”这个人看进了眼里。

“雕虫小技。”

他周身的气飘飘沉沉,地表的浮尘石砾升至半寸,似被什么力量挤压着在颤动尖叫,不待他要做些什么,却被周王朝世子拦下,他朝他们使了一个眼神,摆了摆手。

巫马重羽凉凉看了他一眼,眼波流谲,翳翳深深。

“宗主,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身,不宜争一时意气。”周王朝世子收起了身上的玩世不恭,很是诚恳地对巫马重羽劝道。

两人的关系由此可见,并非上下属,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

想起了什么,巫马重羽缄默不语,如一尊没有感情的白洁空濛玉人,但却仍旧没有退步,倒是阴欗芳亦出声道:“宗主,阴阳宗人不伤及普通人,此处乃战场,不宜大动干戈。”

这句话倒是触动了巫马重羽,他颦眉不耐地抬眸,扫视了一眼在谨慎又忌惮靠近过来的两路军队,异瞳妖异,素手所持黑伞一转,一股浓雾便开始侵入空间,成片的军队开始迷路了方向,他们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不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