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其后的修士望着刚被拧下来,还流淌热血的巨大龙头,面色惊愕,不敢置信。

这就是他们的不敢与喻更竞争道教领头人的软脚虾?

太他吗扯淡了。

这陈九是怕把喻更脑袋拧下来才对吧。

果然外边传言真真假假,大多不可信啊。

陈九将硕大龙头微微撇开,继续走到下一间牢门,朝着身后修士努了努嘴,开口道。

“把这个也打开一下。”

修士赶忙应答一声,快步跑来,极其利落的划开阵法,然后躲在陈九身后不远处,睁大眼睛观看。

这种能看师杀元婴大妖的机会可不多啊,万一他从其中看出点什么门道,学到点皮毛,也是受益匪浅。

牢门打开,里边一片漆黑,毫无动静。

陈九等了三息时间,见无动静,便直接抬脚走进。

牢内端坐着一只似人妖物,头生双脚,浑身赤鳞,正在闭目养神,嘴角微微张合,不知在念些什么。

陈九稍微歪了一下头,打量一眼,有点兴趣,便开口问道。

“你是什么妖物,瞧着不像妖谱上的品种。”

似人妖物停了嘴角张合,微微抬头,睁眼看着陈九,反问道。

“你想知道?”

陈九点头,“嗯,没看过你这种品相的,有点好奇,当然你不没事,反正等会儿都要死的。”

似人妖物沉吟片刻,竟然单手竖在身前,沉吟道。

“阿弥陀佛,杀戮何必如此急切,你若答应最后杀我,那我便将我这一脉的妖族信息尽数与你道来。”

陈九皱眉看着他,颇为无语道:“我是道教的。”

佛教虽有传承,但也没在光州啊,这妖物搁这玩尬呢?

似人妖物沉默一会儿,慢慢伸出另外一只手,双手呈一个道教抱拳礼,低吟一句。

“无量尊,你可愿意?”

陈九微皱眉头,可以是可以,反正它也最多活到明,但阵法都打开了,不杀了又有些可惜。

似人妖物直直注视着陈九,面色凝重。

刚才陈九杀那元婴蛟龙时,他是一点不差看在眼里的,所以全程看下来,似人妖物更是惊骇。

这修士杀那元婴蛟龙,真跟杀鸡一样,不费丝毫力气。

而他论战力,是比不上那头元婴蛟龙种的,所以这修士杀他,只会比杀刚才的元婴蛟龙更轻易。

这妖物只能用这种手段,祈求陈九能先饶他一命。

陈九还在考虑。

身后修士疑惑的缓步走来,瞧见陈九正在与这个妖物对峙,周围没有动手的迹象。

修士担忧之下,快步走到陈九身旁,轻声道。

“这是倪牛变种的妖物,有幻化身形的能力,性情暴虐易怒,兴许是曾经吃人太多,幻化了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听当初抓捕时,样貌远比这更狰狞恐怖。”

修士完,坐在原地的倪牛身子一僵,面目瞬间扭曲狰狞,勃然起身,瞬息至陈九身旁,五指如钩,朝着那修士猛然抓去,同时嘴里咒骂道。

“孽障儿,坏我好事!”

修士面色惊骇,身躯惊恐到不能动弹。

倪牛那手猛然抓来,却停在空中,其上气势与灵力皆骤然消散。

修士胆寒抬头看去。

之间陈九一手呈现金光,已然洞穿了这倪牛的头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