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易闻言,不由得一愣。

如果没记错,骊山老母曾经提过,说上任天帝贪求众仙手中的蟠桃,所以被仙人们联手推翻。这件事最终导致天庭势力大损,只能够在人间苟延残喘,再也不复当年强盛。

有此先例,那些残存仙人还能放心再来一个天帝?还是让自己这个初出茅庐的当天帝,不怕再来一出当年天庭之变?

“老母,如今已经是新时代了,这帝制可不兴复辟啊。”姚易连忙拒绝道。

自己当过权臣、当过皇帝,这种掌握权势的感觉已经有点腻了,不干。

骊山老母闻言,没好气道:

“谁让你当天帝了?”

“不是你说要我成为天庭之主吗?”姚易眨了眨眼睛道。

“自玉帝倒行逆施之后,天庭便已经取消了帝制。若非要说,这天庭之主你也可以理解成天庭集团董事长。”

好家伙,这还是小说电视剧中那腐朽不堪的天庭?早几百年就推翻腐朽的封建阶级了。

“老母,我年纪尚轻,许是不太合适吧。”

姚易还是有点不愿意接受这烫手山芋,这天庭总共就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别说冥界昆仑了,就是蟠桃园上出现的那些妖族也比天庭仙人们人多啊。

骊山老母倒是心中早有预料,见姚易回绝,也不生气,道:

“不是我逼你,这是你往日行事张扬,如今早已引起昆仑的注意了。这次蟠桃会怎么看都是冲着你来的,我带着你去昆仑,是在告诉昆仑你是天庭之人。昆仑蟠桃会上周颠护着你,也是表明了别的仙人们的态度。此时的你,只怕是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姚易闻言,脸上沉默起来。

这次的世界,确实太过凶险,又因为水太深的原因,导致剧情用处不大。以如今自己的实力,只怕早就让昆仑冥界中人忌惮了。要不是找到了骊山老母护持,还真说不好有什么事情。

“我这话不是威胁,更不是携恩图报。你一路走来,我从没有在背后推波助澜。只是,如今的你确实没有选择。而我,除了你之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骊山老母说完,笑着拍了怕姚易,转身就要离去。

“那个,老母,我想问一下。在昆仑之中,遇到的那群和天人一起的,也是仙人吗?”姚易突然问道。

骊山老母脚步一顿,有些无奈道:

“曾经是,不过他们如今已经转生为天人了,算不得仙人了。”

在骊山老母看来,姚易问这话,无非就是说仙人们尚且能够进入昆仑,他若是要进入昆仑,自然也会被接受。

尽管心中觉得姚易是这个意思,骊山老母还是如实说道。

毕竟她是打算将天庭托付给姚易的,欺瞒行为便是一时有用,之后也是会让姚易心生嫌隙。左右她还有些时间,自然不会做得不偿失的事情。

只是不同骊山老母这样的想法,姚易心中却不是这个意思。

那群人太怪了,天人们也怪,就连那个西王母也有些不对劲。

天人仙人都是人,总有七情六欲,但光姚易这次所见,只觉得面对的是一群木偶一般的存在。

可若说昆仑天人们都是这幅性情又不太可能,毕竟原人时期便有翡翠的祖先与原人产生了感情。剧情之中,娅最后也是因为夏冬青放弃了返回昆仑。

就算天人们大都是这番性情,可那群仙人转生而成的天人们又为何也是那般模样?

“姚易,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不用着急答复我。”

姚易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看来骊山老母也不太清楚其中的事情,要不然这个时候就应该说出来了。

回到家中,姚易关紧大门,又施展阵法,将自己家中护得死死的,这才将大光球召唤出来。

【这个世界的蟠桃,有点奇怪,很像是此前你接触过的药,但又没有药的那份灵性。没有坏处,也没有人做手脚,可以用。】大光球解析了蟠桃一番之后,对着姚易道。

姚易闻言,更是皱眉。

药是此界能够延长天人寿命的存在,天人的寿命都能够延长,仙人们就更不用说了。这个蟠桃用处相同,与药有联系再正常不过。

可若是这样,姚易心中再次生起疑惑。药是高次元生物,以人类情绪为食。蟠桃是昆仑至宝,乃是西王母金碧园中灵力浇灌而成。两者无论怎么看,都不应该是产生联系才是。

“或许,有个人可以看出什么来。”姚易喃喃道。

本以为蟠桃会会耗费些时间,所以姚易此前请了三天假。可是蟠桃会之随意程度,有些出乎姚易的意料,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他便已经回来了。

碰巧姚易第二天有课,也便提前通知了一声学校,课正常上就是。

如今姚易的课,再次变得热闹起来,甚至发展到了本班学生都挤不进的地步。

不过这次倒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蹲坐在前排课桌上的衔蝉。

衔蝉本就长得好看,每次姚易上课的时候它都会过来。一只好看且爱学习的猫,在什么时候都是会引起一大群人围观的。

所幸姚易在学生面前一般都是冷着脸,倒是没有多少学生敢太过放肆,这才勉强维持着课堂的纪律。

今天这节课,倒算是没出什么差错,但奇怪的是,姚易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姚易不知道是因为最近知道了太多这个世界的事情,所以导致有些疑神疑鬼,还是说现在就已经有人盯上了自己。

他勉强将课上完,抱着衔蝉就朝家中赶去。

家中隔壁便是骊山老母坐镇的白园,比学校可是安全多了。

教室角落中,一个身穿花色裙子的女孩看着姚易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发起笑来。

“同、同学,你是那个系的啊,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你啊。”旁边一个白净男生涨红着脸,上来笨拙地搭讪道。

女孩娇俏可人,一身土气花色裙子反而被她穿出了一种别样的魅力,笑起来有着一种纯真之感。这样的女生,在大学中很受欢迎,自然避免不了前来搭讪的人。

只是听到白净男生的话,她明媚地笑着,用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看向男生。

男生心中一喜,刚打算接着搭话,就看到女孩眼中诡异光芒一闪。男生猛然一滞,双眼顿时失去了神采。

“你不是要去图书馆的吗,怎么还不去?”女孩笑道。

男生双眼呆滞,喃喃道:

“是,我要走了。”

“不送。”

另一边的姚易,连车都顾不上开,低头朝家中猛冲。许是心中焦急,他甚至顾不得街上还有人,脚下已经开始用起了骊山老母传授的遁术。

这遁术是缩地成寸的路子,在旁人看来,倒也不算是突兀。他们也只能够看到姚易在正常走路,虽说是速度快的惊人,但总比化作一道光芒遁走来得正常。

被姚易抱着的衔蝉从他怀中探出脑袋,一脸茫然地看向姚易。

这饲主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

所幸姚易的园子不算太远,急赶忙赶不过几分钟,便已经到了家中。这个时候,从刚刚起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姚易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喵?(你怎么了?)”衔蝉歪头道。

姚易虽听不懂,但也猜出它的意思,摸了摸它的脑袋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