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第三者

“你见过他吗?”

张凡继续问道。

“没有。”

冯江河摇了摇头,“我见过我们第一任,名为李苍生的首领,那也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的李苍生看起来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无论是模样,还是穿着都十分儒雅,喜欢穿中山装,戴着一个金丝边眼镜,像是……对,像是民国时的特务。

我们悍元族不是分悍元皇族和普通族人嘛,悍元皇族生来就高人一等……”

说到此,冯江河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不服气。

听这口气,冯江河应该不是悍元皇族血脉。

另外,这种不服气,张凡在悍元族普通族人的身上不是看到一次了。

“据说,这个李苍生并不是皇族血脉,但那时的他却有着控制我们族群的本事,我们都十分的佩服他,更是视他为偶像。

都说李苍生在五年前族中动乱里死了,他的左膀右臂枯荣接替了他的位置,但,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枯荣露面。

而且,我有一个直觉,或许事实可能并不像外面传的那样,枯荣是顺位继承的。”

冯江河沉声道,“据说这枯荣是拥有皇族血脉的人。”

“我们这一支族群现在有三百零几人,反正不到三百一,具体零几我也说不好,人人都是修炼者。”

冯江河继续道,“一周前,上面下来通知,让我们去做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我们这些实力低微的人,就是去充当炮灰的,大概率是有去无回,我这才叛逃出族群。

我很怀念李苍生领导我们的那段时间,他很看重每一个族人的性命,无论你是否拥有皇族血脉。

可现在,上面视我们这些普通族人的性命如草芥,甚至连草芥都不如,哎……

而且,上面每天喊着,我们要以拥有悍元族血脉而感到骄傲这种口号,说实在的,我宁愿我只是一个没有悍元族血脉的普通人,至少,我跟我族群的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不用寄人篱下。”

冯江河的这一番话,道出了很多悍元族普通人的心声。

张凡并没有接冯江河的话茬,而是问道:“你刚刚说的,上面让你们做的那件十分凶险的事,是一件什么事?”

“让我们去闯金宇山门,据说要我们的任务是得到金宇宗的一件宝物。”

冯江河回答道,“由于我身份低微,什么宝物我并不清楚。”

听到这话,张凡的眉头一皱,金宇宗可是一流宗门,冯江河这支族群,有闯雷霆宗山门的底气,从侧面足以反映出他们这支族群的强大。

另外,悍元一族在金三角地区隐姓埋名多年,很少出山,而今大动干戈,显而易见,这件宝物对他们应该很重要。

“你见过你们族群中的最高领导是谁?”

张凡继续问道。

“分管后勤的长老,许玲,那是一个50岁左右的女人,我感知不到她的实力几何,应该是第三境强者,她修炼的是风水一脉的功法,不过,她并没有修炼真气。”

冯江河道。

“一会儿到公安局之后,你把这个许玲的模样描述一下,配合相关部门将这个女人的画像画出来。”

张凡道。

“好。”

冯江河应了一声。

张凡想问的也都问的差不多了,便带着冯江河回了警局,张凡直接把冯江河交给了萧冲,让萧冲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冯江河进行审判。

就在张凡听冯江河跟公安局的画师描述许玲的模样的时候,张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张凡拿起手机一看,这段琳琳打过来的。

“喂……”张凡接起了电话。

“小凡,你现在在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