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星上获取灵感之行结束之后的云天明最终证明了云光雨的私人承诺对他租飞船的事没有一点作用,因为他只租到了一艘小型飞船,只有民航那么大,民用飞船是没有恒星蛙跳能力的。

再者当时元星号走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回去,所以太阳系内也已经没有大型空间桥了,不过神舟文明在天狼星倒是架了一座大型空间桥。

天狼星距离太阳系大约8.6光年,云天明在使用申请通过之后便驾着这艘民用飞船进入光速,向太阳系飞去。

而向太阳系方向飞去的可不止他一个,还有一艘同样没有恒星蛙跳能力的小气垫船模样的飞船也在向着那个方向飞去,但是从这艘飞船的航向看,确切的说应该是向着三体世界所在的位置去的。

这艘飞船上的生物很惬意,他一边开着飞船进入光速,一边还哼着一首诗歌,他很卑微,但他喜欢诗歌。

这艘气垫船模样的飞船其实早就在宇宙中晃悠了,所以它跟现在通过恒星蛙跳前进的一百多艘气垫船模样战舰并不在同一星域。

一百零三艘,每一艘都有仙舟一号那么大的气垫船模样飞船很显然是之前从小宇宙中出来的歌者文明飞船。

它们出来之后便开始以附近恒星为跳板,开始向四周三三两两的迁跃出去,一百零三艘飞船的间断跃迁,让这个原本发着白光的跳板恒星始终处于光线红移状态。

第一艘战舰出发之后,它刚刚准备恢复成白光状态,第二艘又使它光线红移,这一百零三艘战舰就这样如散开的黄蜂一般向四处散去。

路线早就规划好了,它们的行动都是在大眼睛的指引下进行的。散开再前进,避开那种次超新星级的伽马射线爆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即便是他们也无法硬抗这种攻击。

对于一次跃迁的最远距离是两百光年的恒星蛙跳来说,五十光年是非常近的,但是这些歌者飞船却没有一个个向战场跃迁,而是像四周与后侧恒星分散跃迁,在每艘战舰都分别抵达一颗恒星附近之后,他们才一起行动。

不,他们并没有一起行动,而是只有八十三艘战舰一起跃迁。

此时,璀璨星河之中,那八十三闪闪亮的恒星忽然齐齐变红,就像八十三个忽然娇羞起来脸红的姑娘一般。

这时候,位于某星域的神舟文明十艘战舰刚刚打完第七炮,耗尽能量的恒星变成了一颗颗白矮星。由于恒星大炮第一炮打完之后的数据分析显示,在恒星驱动技术驱使下,恒星在白矮星到黑矮星阶段所释放的能量比投入的还少,所以后面几次全部都只驱动到白矮星阶段就停止了。

“警报!时空参数异常,正在定位,定位中...已确认坐标!连接探测器,影像处理中...处理完成!”

“探测器转向变形进行中......构建战争全息影像模型!”

没有警铃大作,没有接连不断的无意义警报声。

时空参数波动出现之时,太湖之光几乎一瞬间把出现时空参数异常的位置和影像给传到了各大主力舰和岳原舟处。

这时候,岳原舟看到一艘艘气垫船模样的战舰出现在距他十五光年左右的范围内,一共八十三艘,分布在以他为中心的宇之各处,形成一个飞船稀松的包围圈。

岳原舟倒吸一口冷气,他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现在正在打击的他认为是蒲公英文明的飞船,不过他有些疑惑,自己这么隐蔽,三十光年范围内无数探测器也没有任何探测到敌人监视的踪迹,这个文明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但是让他吸一口冷气的真正原因不是被发现了,而是这八十三艘飞船出现的位置!

三维空间中,十五光年的范围非常广阔,这八十三艘飞船形成的包围圈其实根本不算包围圈,但是他们出现的位置实在太准了。

这些位置全部都是岳原舟放置在那里的时空稳固装置的位置。

他在这圈范围内放了四十一套空间稳固装置,这四十一套装置全部都隐藏在这个范围内的恒星系附近,原因是这种超大范围的稳固必须以恒星为依托。

“这个文明到底何方神圣?”岳原舟眉头一皱,却没有直接跃迁走掉,有杀手锏在,他心中不慌。

而且现在他是占据有利地形的,虽然这个依托于空间稳固装置的有利地形很可能就是第一个被打击的对象。

此时在神舟星上的一些关键人物已经悉数投影到场,他们真人的前面都有对应的数据,实时监控这忽然出现的不算多的战舰。

如今这个变故已经不容他多想为什么会被发现这种事,但先被敌人发现的现象却已让他内心警铃大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