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两个叛王李建成、李元吉如何处理,请您颁下谕旨,臣下等遵照办理。’”

“这个不是魏征,魏征属于那种光明正大宁折不弯的性格,说话也从来不拐弯抹角。

“这话要是他说,准定是这样:陛下,你有何反对意见现在就要提出,否则,我们就处理那两个败类了。

“至于之前就有多少讨论商量,那都不用提,反正事情都已经大局已定,木已成舟,不会再改变了。

“李世民的声音响起:‘为了不让老爸伤心,我想再提出恳求,饶了两个人的死罪,留他们一条活命。

“‘万一他老人家想见人,还是可以见到的,可以将他们贬为庶人,再也不能为害。”

“还没有等魏征等人回言,李建成惊叫:‘什么?你们想杀死本王?乱臣贼子……’

“魏征一如既往的声音响起,依然是一贯冷冰冰,说。

“‘前太子殿下,你如果不想舌头被割掉,就住嘴吧。’

“正惊恐地嚷的起劲的李建成,如同被宰杀的公鸡,顿时把后面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里。

“那效果,就如同正在哭闹的小孩子遇到专治小儿夜哭的恶人一样。

“这时候,又是一声惨叫。

“这回是李元吉,那个平时叫叫嚷嚷不停的花花公子,关键时刻反而不如李建成反应的快。

“别杀我,我不想死!我也没有害人,都是跟着大哥屁股后面,他让我干啥就干啥的。

“你们别杀我,我以后听你们的,让我干啥就干啥。

“二哥,我求求你了,饶我这一次……”

“一个声音冷冷地说:‘少废话!现在后悔?晚了,早干嘛去啦?现在给我老实交代。

“‘第一,你们是怎么害死罗成的?

“‘第二,还有谁参与谋划和行动的?’

花鲜生问道:“这个又是谁?似乎不是魏征,也不是李世民。”

罗成回答:“当然也不是秦琼和程咬金!这个人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乃是大唐军师徐勣,徐茂公!

“最重要的,他是我的三哥,就是在魏征、秦琼之下的第三把交椅。

“他的位置,无论在瓦岗寨还是在大唐,都是至关紧要,因为一切军事行动都是他部署和完成。

“你想想在隋唐交替时代,哪一个成功和站立得稳,不是靠军事的胜利?

“而我三哥徐茂公,就是这样的一根定海神针,有他在,就是军事胜利的保证。

“他的那些名声都是靠累累战功支持的,他的威望也是我们这些结义兄弟最可信的依靠。

“所以他的声音一出现,我砰砰乱跳的心,顿时就稳定下来。

“有三哥出马,大事已定矣!

“小老弟呀,你看到没有,有一个稳妥靠得住的大哥、二哥、三哥、甚至四哥,该有多么重要。

“老哥我别的你可以不学,这个你必须要学过去。”

花鲜生暗道,这个自然要学,但是还有更要紧的,我觉得是你有那么多小姐姐围着你转。

那个事关我的幸福,岂能不当头等大事抢先学过来乎?

老哥你等着,我跟你搞清楚你的生死大事以后,马上就请你传授那个方面的经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