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霄剑悟道,三天后。

吴妄瘫坐在木椅中,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疲倦。

他真的,一丁点‘感悟’都没有了。

这些人域高手,真的够了!

修道不是自己的事吗?

为什么要把自己突破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他一个刚登仙境的普通修士,能有什么‘真知灼见’、懂什么‘超凡归一’?

“唉……”

吴妄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旁林素轻含笑飘了过来,拿着一只小木锤,在吴妄肩上轻轻敲打着,让吴妄舒服地轻哼了两声。

当然,她要十分注意,不能让手指触碰到吴妄的肩头。

胸口的项链还在持续散发神力。

哪怕吴妄这三天,与数十位仁皇阁中的人域高手接触过,依然没被发现这般异常。

他大概推算了一遍,按现在吸纳神力的速度,若不考虑自身‘阶段性饱和’,只需一年的时间,便可将项链中提纯过的神力尽数纳入体内。

——在提纯的过程中,原本的凶神神力缩水了三分之二。

这对吴妄而言,其实百利而无一害。

按母亲所说,凶神神力是掺杂了‘众生怨念’的神力;

自己此前通过吸纳神子血脉、稀释过的凶神血、凶神精血,其内蕴含神力并不算太多。

而自己此时在吸纳的,是一整头凶神的神力,很容易有什么‘负面作用’。

母亲应当是及时发现了此事,才强行让那片小天地中闪耀星光,传声提醒、并激活了项链的功用。

对此,吴妄已经没太多惊讶了。

苍雪大人的正常发挥罢了。

反倒是,神农老前辈将凶神神力锁住、并凝成那白色小花的神通,当真让吴妄有些惊异,越体会越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凡。

‘大荒终究是众神的大荒。’

身着白裙、伫立在星空之上的母亲如此说。

‘神灵伴道而生,与道共存,生而掌控所属之道,由此俯瞰众生、驱使百族,但也仅此罢了。’

那静静坐在大地之上,眺望着云端天宫的老前辈如此说。

“唉,啥时候能真的被捏肩?”

吴妄目中满是感慨,瘫在木椅中如此说。

林素轻抿嘴轻笑,让自己尽量避免笑出声来:“少主你睡着了,不也可以放松嘛?”

“那有什么用?本少主的感觉和体验不重要吗?”

吴妄扭头看了眼屋内,见沐大仙追着耳鼠跑来跑去,完全没有半点感悟的样子,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大长老已经急匆匆去闭关了;

此前拉着自己论道的四十多位高手,有七八位也去匆匆闭关了;

但大部分高手都很正常嘛,完全没有突破的迹象。

吴妄心里明白的很,他们其实都是有各自的感悟、各自的境界,跟自己交谈之所以容易触发顿悟,其实只是自己有意无意间,给他们提供了另一个认知世界的思路。

本质上,还是他们厚积薄发罢了。

“少爷,要睡一会吗?”

“睡不了,还要修行,”吴妄打了个哈欠。

因吸纳神力的缘故,近来体修斗法战技可以稍停,但每晚还是要引星辰之力淬体,巩固星神血脉的‘主导’地位。

这三年多又是传经、又是忽悠,吴妄对星辰大道也多了许多理解,会继续入定悟道。

时刻不能忘却道境才是根本!

自己走双法同修的路子,就是为了精、气、神三者增进,悠长的寿元与强横的战力……

他全都要!

几道人影踩着白云自远处而来,落在楼前十丈开外,对吴妄做了个道揖。

是一位副阁主,带着几位高阶执事。

吴妄起身相迎,与几人一阵寒暄,这位副阁主沉吟几声,委婉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无妄殿主,你看咱们有没有必要,办一场悟道大会?”

“这,怎么说?”

“无妄殿主的修为暂且不论,您的那些点拨,对于超凡境高手而言,当真是十分犀利……几位师叔师伯都对无妄殿主大加称赞……”

“副阁主,此事就不必了。”

吴妄回答地十分果断,笑容优雅且带着些距离感。

他道:“我已经没有任何感悟了,最近也不会做梦了,成仙之前绝对不会跟任何老前辈聊天什么的了。”

“无妄殿主,这可是让您名传四海、声震人域的好机!”

哐!

阁楼木门被狠狠关上,副阁主和其他几名执事被拒之门外。

这名副阁主老脸上写满了纠结,但也只能轻声感慨,带人飘然而去。

屋内,吴妄着实松了口气。

“素轻,来客一概不见!就说我顿悟闭关了!

有送礼的就收下,他们提的要求一个都不要答应!”

林素轻微微欠身,软绵绵地应了声是。

她刚想问,若是泠仙子来了,见还是不见;

吴妄已跳去楼梯口,步伐轻盈地跑去了二楼,一溜烟没了踪影。

‘这个,应该是要见的吧?

泠仙子那能算是客人吗?那是少主口中的好友,旁人眼中少主的准道侣呀。’

林素轻捏着下巴略微思索。

‘可若直接挂上泠仙子的名头,又容易让人误会少主和泠仙子之间的关系。

哼,他们本就没什么关系!’

她拿出一只木板,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大意就是无妄殿主闭关,近来概不见客,但!

年轻女仙除外。

……

【唉。】

一处阴暗潮湿的地下洞穴中,身穿锦衣、头顶锃亮的壮汉,在心底叹了口气,表情却是一贯的肃穆。

他叫杨无敌,灭宗宗主大人的贴身男护卫,灭宗主要非宗门产业灵石提供者。

现如今他还有了两重身份。

十凶殿第四总殿高阶干事、低等长老候选,以及仁皇阁安插在十凶殿的唯一内应。

有一说一,他这几年在十凶殿,混的确实不错。

最初掩护张暮山离开后,杨无敌就被抓住毒打了一顿;幸亏他十分机智、且那两名天仙好像是被血池污了心神、有点不太灵光,被他侥幸混了过来。

代价就是,他在血池中浮浮沉沉了两个月。

其他被抓来的元仙境、真仙境前期的魔道修士,在十凶殿血池中待上十天半个月,基本上元神也就被污染,自身也就堕落了。

而他杨无敌,在血池中泡了两个月;

血池中能诱发修士心神堕恶的‘法力’非但没有减少,浓度还强行提升了三四成!

只要咱的心够黑,凶神就没有见针插缝的机会!

对比两个月前后,杨无敌也没感觉自己心底的念头有什么变化。

灭宗是他家,维护靠大家。

宗主不当人,长老笑哈哈。

在血池中硬抗了两个月,对他而言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