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人再去一趟杜海妻子那里,还有李淼那里也去一趟,详细了解下杜海的人脉关系,看看能否找到杜海,若是再找寻不到就下发协查同报,全程搜寻杜海!”

林菲点了点头,立即去造办。

高以翔将现场则交给了项一方,他则准备去一趟陈四同那里,看看他是否知道杜海的下落。

陈四同去过杜海的酒吧,说不定和杜海认识,而且两者之间说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表面来看杜海没有什么实际生意,可是两套房产价值加起来就得几千万,这些钱不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

陈四同见到高以翔后,没有先前那么嚣张了,因为他心情比较好,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那疯婆子了,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起诉离婚了。

这事情责任全在他老婆李慧,即便是离婚也不会落人口实,以后他跟谁来往也都不用担心成为作风问题了。

这么想,眼前的事情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案子基本已经定论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啊?”陈四同点了根烟,吞吐着眼圈,翘起了二郎腿!

“案子没有完结!”高以翔说了一句,陈四同伸向嘴巴的烟又收了回来,看向高以翔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你老婆的确是有过雇佣李大石对付你的想法,可惜所托非人,那李大石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动手。恰好在这期间,有人想要杀你,李大石为了酬金就谎称事情是他做的!”

“其实,凶手另有其人!”

陈四同皱起了眉头,看那样子似乎有些不相信,觉得这太过荒唐了吧。

“李大石可能只是为了脱罪才这么说的吧,你们就这么信了他?”

陈四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不信高以翔的话,那样子就像是认定了李大石就是凶手,自己被袭杀的事情就是老婆指使的!

“我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调查明白了。我这次来,也是有问题,想要问你,你是否认识杜海!”

当提到杜海的这个名字的时候,高以翔明显看到陈四同身子一颤,狠狠的抽了口烟,神色似乎不太正常,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认识!”

不过他越是这么极力否认,越让高以翔觉得他们之间有猫腻,甚至是这杜海可能是他的人,帮助他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陈四同是一名副局长,很多事情不适合他出手,就需要一个助手,杜海能够有价值高昂的房产,很有可能就是拜陈四同所赐。

“真的吗,你遇害当天可是从杜海的home酒吧出来,你难道不认识那里的老板,那么你那天去那里干什么,又见了谁?”

本来这些事情并不重要,可现在看来这些事情都有必要理顺清楚。而且,高以翔现在对于谁伤了陈四同似乎并不是那么上心了,这个人犯了罪他作为警察肯定要将其逮捕归案。

可现在,他更加想要打掉的陈四同这只打老虎。

本来,高以翔并不想理会这些,觉得这是经侦部门的事情,他没有必要越俎代庖。

可是今天见到了杜海的老婆,再加上林菲的那番话,让他觉得有必要将陈四同他们这种人绳之以法。

若是杜海真的和他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就将他们给一窝端了。

高以翔虽然掌握一些陈四同作风不检点的事情,但点资料还不足以扳倒陈四同,而且想要有切实的证据也很难,所以高以翔想要找出陈四同犯罪证据,直接将他彻底的扳倒下台。

所以,他了解情况俨然成为了问询。

陈四同不是傻子,也感觉到了高以翔咄咄逼人的语气,一拍桌子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才是受害人,现在却反问起我来了,难道我是凶犯吗?”

“你是不是凶犯我不知道,我询问这些问题自然也是为了破案。你从home酒吧出来,很有可能是被人在那里盯上了,我调查home酒吧也是为了找出真正的凶手!”

高以翔也不想激怒陈四同,主要是为了防止被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在打他的主意,所以言语缓和下来。

这么说,陈四同倒是能够接受,可还是怒斥道:“那你就去调查,跑这里来问东问西的是干什么?”

“我们一直在调查,可惜到home酒吧发现酒吧已经歇业三天了,而且最奇怪的是酒吧老板失踪了,现场留下一片狼藉!”

“酒吧老板在这个时候失踪,我甚至是怀疑是不是他雇人对你出手,所以才询问你们之间的情况!”

高以翔脑子活泛,将事情又给圆了回来,这倒也是一种可能心,说出来也比较令人信服。

陈四同听到高以翔这么说,火气也的确是消退了一些,肯定的说道:“不可能是他做的!”

高以翔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陈四同的语气非常笃定,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试探问道:“你这么肯定,你们之间真的认识?”

陈四同的神色再次冷了下来,因为这个家伙似乎一直在套自己的话,神色冷厉的说道:“当然不认识!”

陈四同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过于激动了,缓和下来说道:“既然你怀疑他,大可以去调查他,没有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说完,陈四同直接走到门旁,将大门打开,很明显已经再下逐客令了。

他不说,高以翔也没有没有办法,只得先行离开了。他直觉告诉自己陈四同和杜海肯定认识,难道两者间真的是自己猜测的那种合作关系?

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从陈四同这里又找不到任何消息,看来也只能够在杜海下手了。

现在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到杜海,不管他是死是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杜海若真的已经死了,那么这起案件就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了,若是他还活着,就要尽快将他给挖出来。

高以翔猜测说不定是他和陈四同之间产生了什么矛盾,所以彼此间最终反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