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约在了公司附近的地方,雷子琛现在不确定章沐白是否已经知道医生的事,所以他决定,先静观其变,把地点定在公司附近,就是为了让章沐白有个印象,今天自己是在上班。

因为位置离雷子琛比较近,所以雷子琛到的早一些,章沐白过来的时候,雷子琛已经坐在了包厢里等他。

看见雷子琛,章沐白还是一副微笑的样子,好像很开心,“子琛,怎么今天突然间想到约我一起吃午饭,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没有什么事,不能喊你一起出来吃午饭吗?”

章沐白笑了笑,“当然不是呀,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我还以为,你看看安然和好之后,想和我保持联系了呢!有时候,怕你会不高兴,我都不敢约你了。”

雷子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没有办法确定,他到底是在装模作样,还是其他的。

雷子琛给他倒了一杯茶,一边状似无意的说道,“我看看安然可能要离婚了。”

章沐白抬起头,一脸的惊讶,“离婚,怎么突然又要离婚了?你之前不是说要跟他和好冰释前嫌吗?”

“是,我是做过这样的决定,可是,努力了这些天,却发现,我们俩都没有办法做到!”

章沐白微微垂下了眼眸,“子琛,你又何苦跟我说这些,叫我为难,听你这么说,你要我怎么回答?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自然是希望你跟他分开,可我知道,这样你会不开心,你也不想听这话,可是如果加我微信的劝你,继续跟他在一起,我也实在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所以,不管你跟安然是要离婚也好,继续在一起也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我真的不想在关心你和他之间的事了!”

雷子琛怔了怔,随即点点头,“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吃饭吧,今天,就当是寻常朋友一起出来吃个饭,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章沐白点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脸上的表情微微有几分失落,这个时候,雷子琛却突然间伸出手,朝着她的头发袭来。

章沐白其实一早就感觉到了这个动作,却也没有躲避,任由雷子琛的手碰到了她的发尾。

“怎么了?”她略带着疑惑的问道。

雷子琛摇了摇头,“没事,你头发上沾了点东西,我帮你拿掉了。”

“哦,谢谢!”章沐白笑着说道。

而雷子琛没多说什么话,只是将自己手里攥着的那根头发,小心地放在了一旁的位置。

因为是在上班的时间,所以吃过饭之后,两个人也没有继续安排别的事,雷子琛把章沐白送上车,自己便回公司去了。

那天从章沐白的发尾揪下来的头发,现在就牢牢的握在雷子琛的手心里,接下来把这个头发拿去做dna检测,然后跟宁海那边调过来的资料做一个对比,正是现在的苏如笙就是当年的章沐白,再加上他们这些人证,应该就能把章沐白送进监狱!

但是,事情往往没有预料中的那么简单吧?

章沐白低头看着自己的头发,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前面给他开车的,正是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此时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我早就提醒过你,现在这么做,等于是在玩火自焚,明明咱们有更好的机会,直接杀了他们,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做到全身而退,你非要搞什么计划?现在要把自己也搭进去,当年家在雷子琛手里,难道你忘了吗?现如今你还想重蹈覆辙?”

章沐白把玩着自己的发尾,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累起来,眸光像是淬了毒的冷刃,“他想要对付我,没那么容易,他以为从我这里拿走一根头发,他以为把那个心理医生给带走,就能够扳倒我?”

“哼!你也别太掉以轻心了,难道你忘了,当年雷子琛是怎么扳倒鲁格的吗?当你绝望地从海面上跳下去的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雷子琛这个男人不简单,一旦她下定决心不站在你这一边了,那他就会全心全意的来对付你!三年前,我们是如何艰难的活下来的,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所以现在,希望你珍惜!复仇是咱们的计划,但只有活着,才有资格说别的!”

章沐白看了他一眼,“怕什么,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又怎么可能实施现在的计划?我告诉你,手刃仇人,确实有快感,但是,我同他们俩之间的仇,可不止一条人命这么简单,他们当初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要一点一滴的还给他们!”

“可是现在我们没有那个时间了,雷子琛已经识破了你的计划,他们正想方设法的对付你,这段时间,你为了实施你自己的计划,给他们留了多少破绽?”

面具男皱起眉头,显然对章沐白的自信感到非常的不满意,他是喜欢章沐白,但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在三年前,那时候,经历了死亡,而这三年,他们辛苦的活下来,改名换姓,重新换一个身份,一切都要重头开始,这样的生活,让他早就已经将那些个人感情忘了个彻底!

“刚刚雷子琛约你吃饭,应该就是想要在你身上找证据对付你吧?”

章沐白挑挑眉头,看着自己的头发,说道,“大概是吧?找了个非常蹩脚的借口,从我这里扯了一根头发走!”

面具男顿时踩了刹车,巨大的冲力让章沐白的脑门磕在座位的后背上,章沐白不由得有些恼,皱着眉头怒道,“干什么?”

面具男回过头来,眼中是升腾的怒气,“他都拿了你的头发了,你居然还能如此轻松的说出来,你知道,如果他有办法证明你就是当年的章沐白,那么会有一大批的警察等着来抓你,虽然三年期限已过,可是,咱们依旧是在逃的嫌犯!不管过多久,只要有证据证明我们的身份,我们就会被逮回去坐牢!”

“就这点胆量,怎么跟着我做事?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死里逃生了一回,你的勇气也葬身火海了吗?如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可能任由雷子琛拿这些东西!他想到我的头发就由他去拿,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能证明我当初的身份,那么改名换姓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开车走,别多废话了!”

章沐白没了耐心,干脆闭上眼,不再与他交流。

……

午休时间,安然中午就在楼下的餐厅吃了点东西,用了没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回来了,所以中午休息的时间还剩一大把,夜里没睡好,他原本想要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可是,趴下去之后又觉得思绪万千,根本就睡不着。

正叹了口气,睁开眼,却突然间看到了四哥的脸。

安然微微蹙了蹙眉,但随即又渐渐的舒展开来,他想,大概是因为这两天想四哥的事情想的太多,都产生幻觉了吧!

可是闭上眼的一瞬间,却突然间听见了四哥的声音,很真实,让人根本无法忽略。

“醒了?”

安然猛地抬起头了,坐直了身体,看着面前的人,确定这并不是幻觉,而是雷子琛实实在在的站在自己跟前。

最初的惊讶之后,安然又恢复了冷漠的神色。

“雷总,进别人办公室的时候,敲门是美德。”

安然的语气不太好,雷子琛忍不住在心头叹了一口气,哎,看来,要哄好自家媳妇的路,还是任重而道远呀……

不过想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也实在是太过混蛋了!

但是,他并不打算直接跟安然坦白,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会完全处在被动的地位。

所以雷子琛随即站直了身体,清了清嗓子说道,“关于你说的那个蛋糕的事情,我昨天晚上已经去看过了。”

安然偏过头,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语气也是冷得要掉出冰查出来,“所以呢?结果是什么?”

他倒要看看,这一回,雷子琛是不是还说他撒谎!

雷子琛一双手背在背后,微微偏着头,目视着前方,只留给安然一个侧脸,看不清整体的神色,“这件事情,确实是苏如笙做的不对……”

“仅仅是不对吗?”安然抬起头,脸上微带着几分薄怒,“难道看到那个蛋糕,你就没有想过,这些血液的来源是在哪?没有想过,之前的事情也跟他有关系?”

雷子琛叹口气,语气放软了许多,“我知道,这些我都考虑过。”

“所以呢,你现在是来不来跟我说你的决定的吗?”

安然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自嘲的笑意,但其实内心又忍不住有一丝期待,想要听雷子琛一个答案,他想知道,如果雷子琛也知道了,章沐白一直以来欺骗他的话,这一次它究竟会站在自己这边,还是站在章沐白那一边!

“安然,虽然这些真相我们都已经知道,但是眼下,我觉得还不宜打草惊蛇……”

“呵!”安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不想跟他站在对立面,直接跟我说实话,我既然都已经打算跟你离婚了,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我绝对不可能任由他伤害我的哥哥,我的家人,我不去管你,也希望你不要过问我做什么!”

安然指着办公室门口的位置,“雷总,就用您自己的一句话,正式公司,希望你公私分明,现在我想要休息,麻烦你出去!”

雷子琛看着安然的脸色,甚至他现在在气头上,再多说任何话,估计他也是听不进去的,而且,现在他也不想跟安然说那么多,安然虽说想要对付章沐白,但他的能力,现在也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找可以利用的契机。

这样的话,雷子琛倒是不害怕,反倒是这时候,如果自己把一切都告诉了安然,跟安然一起对付章沐白,才会让安然陷入危险的境地。

于是雷子琛也没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安然似乎更加生气了。

“麻烦把我的门关上!”

这句话的声音可不小,见了外面不少正在休息的员工,纷纷抬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雷子琛微微蹙了蹙眉,但还是关上门,在所有人惊讶躲闪的目光当中,朝着那边的电梯口走去……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公司里渐渐就有了一些传言,说总裁和总裁夫人吵架了,还有人说,他们俩感情本来就不好,可能随时会离婚。

安然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如果是从前的话,大概还会在意,但是现在,他根本不想去在意了,反正,他自己都不确定,究竟会不会跟四哥离婚!

而雷子琛,更是没有在意这些话题,那天从章沐白那边拿到的头发,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正在宁海那边进行比对,资料发过去大概有半个小时时间了,雷子琛一直焦急的等在电脑跟前,一旦这个比对结果出来,他就可以联系这边的警方抓人了。

事情似乎比预料的简单许多,这让雷子琛不由得有一丝异样的心慌,总觉得,不会进行得如此的顺利……

他的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这是紧张时候的表现,但他又在内心不停的劝慰自己,别想那么多!兴许是章沐白根本没有料到自己已经想起一切,所以才掉以轻心了。

那个心理医生被自己抓过来也有两天了,医院那边,他是想了个办法,造成了停业的假象,也不知道章沐白有没有联系过这位心理医生,不过正常情况下,自己是每隔两个月左右才会去看一次心理医生,章沐白应该也不会去的太频繁吧?

真思考了这些的时候,电脑突然间叮咚响了一声,是一封邮件,雷子琛立马去瞧,是宁海那边发过来的。

打开邮件之前,雷子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点开邮件,一直将文件放到了最后面,可是那比对的结果,却让雷子琛不由得一愣。

dna相似度非常的低,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呢?

明明现在的苏如笙就是当年的章沐白,怎么可能dna的比对,结果对不上?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当年,章沐白的dna样本都是从他家房间里发现的,那个时候,章沐白应该不会留意到家里那些细节,而且,当时寻找样本的时候,找到了,也不是一两个人的头发,还有其他的一些细胞组织,角质层脱落等等,那些东西,只有生活在那个房间里头的章沐白才有可能留下。

而现在这根头发,是雷子琛亲手从章沐白的头发上拿下来了,两个环节,都不可能出任何的错误,那为什么比对结果会不一样?

雷子琛有些烦躁地将邮件又看了一遍,确认中间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有些愤愤然的将电脑合上。

他走到落地窗前,来回踱着步子,认真思考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想来想去,却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而与此同时,章沐白正坐在房间里,对着梳妆台的镜子,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她对着镜子灿烂地微笑着,“雷子琛,想要对付我,你以为我还是当年的章沐白吗?”

他放下手中的说着,然后伸手摸向后脑朝发尾的位置,那里有不少的细小疙瘩,但是是黑色的头发绑出来的,不仔细瞧的话,根本就看不见。

无痕接发,一直以来,他就没有留过长头发了,所有的长发都是接起来的,等自己的头发稍微长长一点,就去把它剪了,然后又重新接,虽然这样很麻烦,但是,至少可以避免留下任何的证据。

当年他留在宁海的,也就只有这dna的信息了,指纹那些,他平常都可以留意过,所以现在也不用过多注意,只要防止dna比对,应该就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就是当年的逃犯章沐白了!

……

下班之后,安然就直接回了现在的住所,因为欧阳菲菲给他发消息,说今晚在家吃饭,安然推开门进去,远远的就闻见饭香,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心里想着,这莫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吧?欧阳菲菲居然会在家做饭,而且味道还这么香?

可走进去一看,这系着围裙的哪里是欧阳菲菲,分明是欧阳凌嘛!

安然微微有些吃惊,“你怎么会在这儿?”

欧阳凌一边炒菜,一边笑着回答道,“我在我堂妹的家里难道很奇怪吗?”

“倒不是这个,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菲菲家,而且还用这样的造型做的饭?”

最近因为安然的那些事情,他们三个人倒像是经常在见面,欧阳凌和欧阳菲菲的关系好像一下子也突破了之前的那些障碍。

“本来今天晚上想约你们两个人一起吃饭,可是菲菲说,外面的那些东西她都吃腻了,于是我就问他,要不我在家做好了,他不相信我会做饭,于是就跟我打了个赌,我们赌了20万的旅游资金!”

安然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欧阳凌的手艺,他是亲自品尝过的,看来这次,欧阳菲菲是要大出血了!

没过多久,欧阳菲菲便回家了,推开门就急匆匆的往厨房跑,看着欧阳凌穿着围裙的样子,他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又转头看向桌上的那些菜,盯着安然问道。

“安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些菜是不是他打包点回来的?你跟我说实话!”

这边安然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的欧阳凌已经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走了过来,正是难度相当高的松鼠桂鱼,“安然早就已经回来了,他是亲眼看着我做好这几道菜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呢,就继续去厨房围观,因为我还有两道菜没做!”

欧阳菲菲惊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安然只能笑了笑道,“欧阳,这次看来你要准备好20万了!”

“真的假的?这个纨绔公子哥居然会做饭,是不是你们两个人合起伙来诓我呀!”

“我可没有骗你,我之前就吃过他做的饭,手艺确实很棒,虽然这二十万一顿的饭吃起来有点贵,但是,待会你吃饭的时候,应该还是能愉快的!”

“你早就知道他会做饭,你居然还吃过他做的饭?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背着我,成了这样的关系啦?”

欧阳菲菲说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大概只是话赶话地开了个玩笑,可安然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却不由得有些僵硬。

尽管这几天,他一直刻意的不去想,来自唱的是,可是一旦听到这样的话题,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便也没有接话,那边的欧阳菲菲则是直接去厨房,一双眼睛瞪着欧阳凌,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确定他是把菜从生的弄成熟的,才满脸惊讶的走了回来。

“值得值得,20万能看到欧阳公子亲自下厨做饭,这钱花得值得!”欧阳菲菲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却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明显是不想输的,可是眼下,事实摆在眼前,又没有办法!

吃饭的时候,就如同安然所说,大家的情绪都还可以,因为欧阳凌做饭的手艺,确实是棒极了,就连安然这个女人也是自愧不如的。

但今天晚上三个人聚在一起,到底不是只为了吃饭的,那件事情一直没什么进展,大家心里都有点着急,欧阳凌今天想到了一个办法,便想趁着这个时间说出来。

“其实我觉得,整件事情,我们竟然没有找到别的突破口,倒不如就从已知的突破口去往想办法,菲菲,你之前不是说过,欧阳家收购嘉盛这件事情,其中疑点重重吗?你还听到过,你爸爸当初打电话,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态度,其实,你爸爸就是突破口呀!”

欧阳菲菲吃东西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头来,表情似乎有些犹豫,“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但是我觉得,我爸他们应该不会告诉我,而且爷爷也知道这件事。”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突然间抬头看了安然一眼,脸上微带着几分抱歉和愧疚,“就是那天,安然被绑架的时候,你冲出去之后,其实,我也很想去找安然的,可是,当我要出门的时候,被爸爸和爷爷拦住了,他们教训了我一顿,说了很多话,我也是从那个时候知道了,爸爸和爷爷,对于嘉盛的态度,其实也只是听命于人,而且,听他们的意思,好像那个人的地位很高,欧阳家都得罪不起,这样的情况,就算我去问的话,他们也不会跟我说任何的细节的。”

“可是越是这样,就越说明这其中有问题,我们既然想不到别的办法,就只能去从这一个突破口往下搜寻了,虽然可能会有些困难,但是也比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好呀!”

“你说得到容易,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我爸爸,两个人都固执的很,家里头的那些事情,大的都扛在自己的肩上,只有小的,他会吩咐到我们这些小辈的身上来,那么大的事,我去问,他们能告诉我吗?”

眼看着两个人之间吵了起来,安然赶紧出来打圆场,“你们别争了!欧阳凌,我觉得菲菲说得对,这件事情,如果欧阳家的人肯说的话,事情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和欧阳家的关系,不会搞成这个样子,算了,咱们还是另外想别的办法吧!”

既然安然都已经这么说了,欧阳凌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可是欧阳菲菲听在耳朵里,却又觉得心口有些不太舒服。

欧阳凌说的没错,现在欧阳家就是最好的突破口,他们对苏如笙的了解并没有那么多,关于苏如笙的整个计划,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在猜测,只有知晓了苏如笙真正的身份,他们才好入手去调查。

吃过饭之后,欧阳凌说要带他们一起出去看灯展,欧阳菲菲假借工作为由没去,安然本来也不想去了,可是被欧阳凌缠的没办法,最终只能一起出了门,他们一走,欧阳菲菲想了想,便换了身衣服,开车回了老宅。

爸爸妈妈和爷爷住在一起,都在这边的老宅里面,欧阳菲菲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妈妈看见她,立马示意程信息,急急忙忙的问她吃没吃过晚饭,一旁的父亲,自从上次和她吵过之后,也只是在公司匆匆见过两回,看见他回来,眼中多少有些开心,但是又很严肃的脸色憋着藏着。

“我已经吃过了,妈,我今天回来,是有点事情,想要问一问爸爸。”

那边的欧阳询听见这话,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转头看着他,“找我有什么事?”

“爸,咱们去楼上的书房说话吧!”

欧阳询点点头,率先走在了前面,岸那边,老爷子也已经走了出来,看见欧阳菲菲,情绪跟刚刚的欧阳询差不多,欧阳菲菲上楼的时候,便也喊了一声爷爷,让他一起去书房。

欧阳菲菲的妈妈送了三杯茶进来之后,便又退了出去,他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个女强人,但是自从生了欧阳菲菲之后,渐渐的就从商业场上退了出来,专心的做一个全职太太,这些年,基本上已经不过问生意场上的事了,他们几个人在书房谈话,估摸着应该是公事,所以他也没有过多逗留,送了东西进来,出去便把门给带上了。

欧阳询看了老爷子一眼,转头又看向欧阳菲菲,“把我和你爷爷都叫进来,有什么大事?”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欧阳菲菲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爷爷,爸爸,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们。”

“什么事?”老爷子问他。

“之前,你们有跟我说过,在那个时候收购嘉盛,跟雷子琛夫妻俩搞成现在这样的关系,并不是我们欧阳家自己的意愿,我想知道这究竟是谁的意愿?是谁让我们欧阳家如此做的?”

欧阳菲菲这话一问完,老爷子和欧阳询两个人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这些事情不用管,现在欧阳家还用不着你来当家作主!”说这话的是欧阳询,他明显有些不高兴,“看来你根本没有把那天我和你爷爷跟你说的话放在心上,听说,那个安然住进了你家?你现在来问这些,难不成还是想要帮他吗?”

“爸,其实那天您跟爷爷对我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只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有我自己的判断和考量,我和安然是朋友,这个朋友是我自己交的,我也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绝对不会看错她!而正是因为爸爸和爷爷跟我说的那些话,让我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我的朋友,现在得罪的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我们大家都惹不起的人物,但是,也只有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才知道该如何对付,爸,那个人,是苏如笙苏小姐对吗?”

既然欧阳询不肯说,那欧阳菲菲只能主动将这个人说出来。

当他说出苏如笙的名字时,欧阳询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你这个混账东西,成天不好好处理公司的事情,跑去忙活别人的事情,是吗?是我现在给你的事情太轻松了?”

看他刻意回避,欧阳菲菲心中已经有了数,“看来果然是他,爸,我实话告诉你,那位苏如笙小姐,是现在在逃的疑犯,三年前,他涉及一起中缅边境最大的贩毒集团的犯罪,当时牵扯到的人非常多,雷子琛和安然也在其中,那位苏小姐,在抓捕的过程中,跳海自杀了!没有想到三年后,他却并没有死,改名换姓,变成了现在的苏如笙,重新出现在安然和雷子琛的身边,为的就是报复他们两个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但是看爸爸的态度,我想他应该是位高权重,但是爸爸,你别忘了,他也是个杀人犯,一旦他的罪行被揭穿,他所有的权势地位,都将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你现在如果因为畏惧这些,而什么都不说的话,只会让恶人,嚣张更久!”

欧阳菲菲的这番话,明显让欧阳询和老爷子两个人都很吃惊,但是他们也知道,欧阳菲菲绝对不可能撒谎骗他们。

欧阳询一时间没了主意,只能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老爷子看着孙女,一双清明的眼睛,依旧散发着精明,“你确定,苏如笙就是当年的那个逃犯?你确定,安然他不会骗你?”

欧阳菲菲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爷爷,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我相信我还是有看人的眼光的,我跟安然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太短了,足足有半年之久,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在他身边,看了他那么久,我相信,他绝不会骗我,当然,我也不会只根据这些感情来行事,我之所以会相信他所说的话,也是因为,现实里一系列的证据,都指向了那个苏如笙。”

“什么证据?”老爷子明显是谨慎的,一副要刨根问底的样子。

欧阳菲菲自然也没有隐瞒,将安齐的那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老爷子听完,眉头微微蹙着。

想了半晌才说道,“菲菲,你可知道?如果我和你爸爸站在了你的这一边,就等于是与那位苏小姐为敌,你也知道,我们当初之所以会去与雷子琛为敌,在那个时候收购嘉盛,正是因为,我们斗不过苏如笙,整个欧阳家,都要任他差遣,一旦与他反目成仇,就只有两个结果,一种结果是,你们有能力把他送进监狱,让他失去危害,我们欧阳家的权力,另外一种结果,那就是整个欧阳家,为你的天真陪葬!”

爷爷的话,让欧阳菲菲的心猛然间一沉。

整个欧阳家,为你的天真陪葬……

这样的结果,是欧阳菲菲无论如何都承担不起的。

可是,如果不做出这些取舍,没有勇气下注的话,那他们就连赢的可能性都没有!

就算他们欧阳家现在什么都不做,保持中立的态度,偶尔在苏如笙的吩咐之下替她做点事,那以后欧阳家的结局,也不一定是好是坏。

如果现在的苏如笙真的就是当年的章沐白,那这个女人势必是心狠手辣的,为了报复计划,竟然不惜谋划如此之久。

他今天利用这欧阳家,等到他日,大仇得报,保准不会想要杀人灭口,让整个欧阳家,没人敢开口说出这些事情来!

一个在逃杀人犯,行事总是格外的小心,任何一个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就要想办法抹去!欧阳家家大业大,苏如笙利用过欧阳家之后,事后绝对不可能轻易的放过,就算不会伤害他们欧阳家的人,但是,也绝不会让欧阳家继续这样一家独大!

与其最后被动的被人丢弃,倒不如现在主动出击!

“爷爷,我想的很清楚,就算咱们现在什么都不做,以后苏如笙还是会对付咱们,像她那样心狠手辣的女人,绝对不会改变我们现在的恩情!”

老爷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好,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那就让你爸爸把所有我们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菲菲,这是爷爷对你的力量,这件事情,如果做得好,从今往后你在欧阳家,地位就会有所不同,但是如果你搞砸了……算了,如果这件事情搞砸了的话,欧阳家,估计也没有什么让人心动的地方……”

“爷爷放心,我绝不会把这件事情搞砸!”

这是对爷爷的承诺,更是给自己的忠告,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搞砸的!

接下来,欧阳询便把当初的事情通通都告诉了欧阳菲菲!

原本,欧阳询确实有留意到雷子琛,留意到现在的嘉盛,但是欧阳家并不是那种,无法包容其他上进者的人家,虽然在这座城市一家独大,但他同样希望其他人能够有所发展,合作共赢。

所以当初,他们其实根本不想与雷子琛为敌,但是,突然被苏如笙联系,打的还是政府这边的关系,见了两次面之后,苏如笙威逼利诱,让欧阳询不得不同意了苏如笙定好的计划。

关于苏如笙的身份,欧阳询知道的并不多,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来的人,除了苏如笙之外,还有现在的市长,而且,看当时市长对苏如笙的态度,显然是苏如笙权力更大一些。

按照当时市长跟欧阳询所说的,这个苏如笙的关系,似乎是在中央那边……涉及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政治家,这个人到底是谁?欧阳询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毕竟对于欧阳家来说,市长这个身份,说的话已经相当有威慑力了。

后来的一切,几乎就如同原本他们所猜想的一样,苏如笙联系欧阳询,一步一步教着他收购了现在的嘉盛,又把雷子琛派回嘉盛当新任的执行总裁。

欧阳菲菲听完,心情不由得有些凝重!苏如笙的权势地位,欧阳询虽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是看起来,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

正当欧阳菲菲在家里人口中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雷子琛对于章沐白的调查,结果也已经出来了。

那个欧阳询说不上名号的老政治家,雷子琛却已经知晓了是谁,这个人确实德高望重,早些年手里掌着军权,只是现在已经退居幕后,更换了掌权人之后,原本的这些老人也换了下来。

章沐白和这个人的关系,居然是夫妻,不过在外头的时候,好像章沐白一直是打着他的名号,却也从来不畏惧那个人。

他们两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纠葛?雷子琛并不关心,只是现在,章沐白既然有这样的背景在,想要扳倒他,估计就更是不容易。

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证明现在的收入生就是当年的章沐白!可是,上次交了一根头发,化验dna这个方法已经失败了,还有什么好办法,能够证实他的身份呢?

其实,血液应该是最好做dna检测的,只是,想要拿到苏如笙的血液,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时间已经拖了好几天了,雷子琛实在不确定,苏如山那边是不是已经知晓了他清醒的事情。

他不能继续这样等下去了,必须要设个局,让章沐白自己来钻才行。

因为不知道章沐白现在是否知晓真相,雷子琛也不敢擅自乱来,他其实平常很少主动约章沐白出来,那天约她一起吃饭,本来就是个例外,如果现在,再约他见面,就算章沐白原本不知道,恐怕现在也会产生怀疑了。

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让章沐白进自己的圈套呢?

雷子琛正为这事焦头烂额的时候,宁海雷家那边突然打了电话过来,说小糯米回家之后突然生病,这几天一直吃什么都吐,去医院检查过了,又没有任何的问题,可孩子一直不见好,实在是没办法了,才给雷子琛和安然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雷子琛立马让人订了机票,然后又联系安然,两个人匆匆赶往机场,什么都顾及不上,直接就飞回了宁海。

飞机上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安然显得很着急。雷子琛只能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别急,很快就回去了!”

可安然却一把甩开他的手,“我怎么可能不着急?他是我的儿子!”

雷子琛的脸上有几个难看,“他也是我的儿子!”

“可你的心思现在已经不在我们母子身上了!雷子琛,这次回去之后,我们干脆就把婚离了,我要把孩子带在我身边,我以后都不想跟他们分开了!”

安然这会儿思绪很乱,他根本来不及想其他的,满脑子都是对小糯米的担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