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一看是冯哲,赶紧接起说:“哦,没事啊,这不警察来了,帮我们查找扎胎的人呢,放心吧。你们就在该待的地方好好待着吧。”挂了电话赶紧又给吴勇发了个信息,提醒他暂时不要过来了,发完后警觉的看向彭所长。

但此时彭所长也不清闲,在一旁一直听着电话,挂完后一脸苦相,犹豫了一会,走过来递给了文江一支烟:“文江兄弟是吧?我们借一步说话。”

文江立马明白了刚才那个电话的意义,与彭所长走到了人群一旁的角落。彭所长说:“我们万所长打电话给我了,跟我说了你这边的情况。之前怪我唐突了,毕竟不认识嘛。不过有些事我们也没办法,见谅吧呵呵。一会我们先撤了,你们回去路上慢点,一定慢点啊!”说完彭胖子主动伸出了手。

文江听到后面的语气后点头致意,并握住彭胖的手说:“彭所谢谢,我知道你也为难,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改日有机会请你吃饭。”

彭胖子笑了笑说:“好的,那我们先撤,回头再见。”随后又对其他民警说:“现在所里有紧急案件,这里暂时不用管了。马上回所里。”其他民警听后虽有所不解,但随即就都上车离去。

待警察离去,文江召集所有人过来说:“翔子赶紧联系修车的看看来了没?骏坤你联系冯哲,让他按原计划在上面盯好哨。其他人不要乱跑,警察来和走有可能都是意外插曲,真正的阴谋也许还在后面。留两个人盯着点他们的保安,其他人找地方休息,养精神。”所有人都应声而去。

文江又打给了吴勇:“勇哥,刚才派出所的人在这,已经走了,具体原因咱们也不分析了。我现在需要你派一队人去海峡路与永兴路路口那附近去踩点,范围可以扩大方圆1公里。主要就是注意一些人员容易聚集的地方,或者车辆可以聚集的空旷地带。我担心他们会在那里对我们动手,因为那里正好是两个派出所的分界点,两边都有理由推脱或者迟到。而且我回盛兴华那里是必经之路,是他们动手的最佳地点。”

“好小子,这你都能计划到啊?你哥我脑子没你好使,就听你的,我安排二十个人去那边看看。剩下的人等着接应你们,护送你们。”吴勇说。

文江打完电话找了个车倚着坐了下来,闭上眼开始休息。东骏坤打完电话接过了孙翔拿来的水,同时递给了文江一瓶。冯哲的人也送来了面包火腿之类的,没吃饭的兄弟们简单补充了一下能量,然后也都坐下来等着修轮胎换轮胎。

大半个小时后车胎终于都更换完毕,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半左右,文江又召集了孙翔和东骏坤等人说:“一会出去后我们在前面打头阵,让冯哲他们稍晚点走,看看后面的情况,假如有车跟着我们,就让冯哲再跟上他们。”

刚说完吴勇那边打来了电话:“兄弟,这次有意思了,刘旭东他们是玩真的了。我开发区的地盘出了事情,这个节骨眼上,很有可能是他们搞的鬼。但是既然老哥我答应帮你了,绝不会丢下你不管。我们刚才说的地方我的人给我回话了,发现了情况,但对方也在反侦察反踩点,越来越好玩了。现在我们有两种选择,要么应战,要么你绕小路回去,这次先避开他们。”

“哥,我觉得我绕也没用,他们早就盯着我,我现在去哪他们都会有第二套方案来截我的。既然刘旭东这次想练练,我们就陪他练练呗。只是牵连勇哥让你受损,兄弟感激不尽。主要这次我也没想到他们来真的,准备不足,所以只好先找你帮忙了。”文江自感惭愧。

“行了兄弟,别说那些了,我刚才收到你短信离你那地方还有点距离,现在过去接你们。”

“不必,你在原地并往回开路吧,不要太张扬。等快到集结地的时候,你再把人迂回过去,做好准备。既然他们没在这里动我,就不会在这了,肯定是想在交界处那里。我和我伙计们是诱饵,没上钩之前是安全的。我们就在那边见吧。我把我们的车号发给你,还有,你让你的人都在衣服的肩部割块口子,我们也是,等会人多,好区分敌我。”文江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所以考虑也会周全。

就这样按照计划,孙翔带人开车走在最前面,文江待在中间的车上,东骏坤带人收尾。三辆车往永兴路方向驶去。果不其然,文江走后,宏御那边跟出了五辆车。冯哲按照计划又跟在了五辆车后面。

快到集结地的时候,吴勇打来了电话,文江接起:“江子,我这边已经都准备好了,我看对面的人也开始集合起来蠢蠢欲动了,我要不要直接干他们?”

“哥,你别急,首先我们未必确定哪些人是他们的人,万一打错了呢?再一个我们尽量不先动手,还是希望他们能及时收手。闹大了都不好收场啊。”

挂完电话,文江让孙翔他们开慢点。但是一直到路口都没有出现意外情况,过了路口驶入永兴路后,正好有一个小区,小区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有骑自行车的,有骑电动车的,也有骑摩托车的,足足得三四十人,更让人怀疑的是竟然全是年轻男人。但文江此时想提醒孙翔已经来不及,孙翔的车已经驶入了人群中,文江示意自己坐的车减速观察。

这时孙翔的车已经开不快了,只能十几迈的速度往前挪,但就是这样,意外还是发生了!不知道是汽车蹭了电动车,还是电动车撞上了汽车,一辆电动车倒在了孙祥车前面。

孙翔也并不傻,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摇下车窗在问电车的情况。文江已经看不下去了,赶紧拨通了孙翔的电话:“待在车上别动!赶紧把窗户摇上去!”正说着,那些骑自行车的电动车的都围了过去,还有伸手进车窗拉扯孙翔等人的。孙翔车窗玻璃也被卡住,升不上去了。外面的人开始拍打车,场面已开始失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