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下凡是没人相信的,在场的都是看热闹的心情,特别是那直播的,把光对准桥上的人,开始直播,点击的人也直线上升。但有个人急了,就是那个扮土地公公的,他倒没被上身,道场是他发的担子,所有的师傅都是问他要钱,这里主事的是刘友威,他说要扣工钱那是可以做主的,看着两人僵持,他对那道士说:“吕师傅,你发什么神经,你叫吕伟,不是叫吕洞宾哈,喝了点酒,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满嘴胡言了。”

他说完,刚想用手去推吕伟,却只见吕伟眼睛看了他一眼,那凌厉的眼神像一把利剑,仿佛能**他的心脏,他顿时被吕伟吓住了,不敢动手。

这时,刘友威讥讽的笑了说:“你们知道就好,你别以为请你们来,你们就真能超度什么亡魂,你们能有什么真本事我心知肚明,你们充其分量只不过是一群骗钱的假道士罢了,来这里过过堂,安安人心而已。”

吕伟说:“刘友威,我帮你算了一下,你的运气到头了,你的寿命也很快到头了,我今天为了钱纯阳身体而来,怕被你们损毁了,如今,他自己回来了,他自己管去,本来这里的事不归我管,我已经是多管闲事了,他的事情他自己解决去,我走了。”

众人还想着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想着,说不定真的出来个神仙,原来只是吕伟在哗众取宠,众人神色都很失望。只有我知道,吕洞宾真的来了,我模糊的觉得,我的事情还是真实发生过,或许,不是在这个时空 发生的,但一定发生过,在那个时空发生的故事,只是被这个时空的钱纯阳记录了下来。不过,这也是我想象而已,到底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我想,难道,在宇宙中,有很多的时空,每一个时空里都有一个自己在活着?

我正胡思乱想,众人只见一道绚丽的彩虹从吕伟身体里冲向上空,久久没有散去,而那吕伟瘫·软在桥上,看着那上升的彩虹,那是真实存在的,在场的人顿时心里有了敬畏之心,连刘友威也不敢乱说了,道士吕伟从桥上站起来,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对那些在下面鼓乐的师傅说:“你们怎么搞得,停鼓乐干嘛,开始啊。”

那几个师傅才如梦初醒,忙敲起鼓乐,法事开始做起来,我偷偷进去看了看,发现棺材虽没合上,但盖子盖在上面,只是用之纸钱嵌在里面,留了一条缝,我现在若是还魂,肯定打不开棺材盖,看来,只能等亥时到的时候,封棺的仵作会起开棺盖,摆正死者身体时,让死者和亲人见上最后一面,然后再封棺。到那时,我才能有机会,看来,我还得等一等。

这时,道士开始收场,他们的法事已经做完了,只等乐队热闹后,礼生祭完文,他们就可以走了,我怕刘友威进来认出我,我忙出去了。只见外面音乐震天,乐队开始表演节目,先是歌舞杂耍,然后是小品,演小品的时候,有人在喊,时辰到了,要封棺了,某某年出生的生人回避一下,不要被冲了。我一听要封棺,忙悄悄接近厅屋,想着只等仵作揭开棺盖,我就从温尔廉身体里出来,还魂,等他们还在惊讶的时候迅速逃离。

揭棺盖的时候,很多人都还没忘记吕伟说过的那句话,说我自己来了他就走了,走了吕洞宾带着彩虹,那些人不免有点相信,那些胆大的人都想进来看看,看看吕伟说的话灵不灵验。揭开棺盖,为的是让亲人也就是直系亲属都过来见最后一面,我往里看时,却只见钱纯阳的老婆和女儿,其余都没有,我在想,作家钱纯阳没看见有兄弟姐妹,父母也不在,难道是孤儿不成,我正犯疑,刘友威闯了进来,对那两个仵作说:“还揭什么棺盖,把纸钱拿出来,直接封了就好。”

仵作瞪大了眼睛,觉得他说的话不可思议,在农村,封棺环节很重要,仵作必须把尸体摆正,还要拉线吊针,对准鼻尖,不能有丁点不到位的地方,特别是有兄弟的,鼻子不能偏斜一点点,这对后代发达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当刘友威说不用揭棺的时候,两个仵作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下手了,他们不知道下手,我也急了,这棺盖不开,我怎么才能出来啊。

围观的村民也议论起来,觉得刘友威的举动不可思议,这是关系到钱家后代的大事,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呢,村里的人虽然怕刘友威,但还是叽叽喳喳议论着,刘友威想用眼睛制止他们,他看到哪里,哪里的人就闭嘴,那些没看到的人又在议论,刘友威也没办法说:“这里我表妹【其实是刘子健的表妹】全权委托我办事,她没说什么,自然不关你们的事,我想怎样就怎样。”然后他看着两个仵作,大吼:“还楞着干嘛,还不快动手,时辰到了。”

那两个仵作被他一吓,赶忙去取缝里的纸钱,我一见急了,顾不得多考虑,我的魂魄迅速从温尔廉身上出来,钻进缝隙里,进入我的身体,我刚刚苏醒过来,等那仵作手伸进来拿纸钱,我一下揪住他指头往里拉,那仵作吓得一声尖叫说,鬼啊,真的有鬼,他早把手抽了回去,只听脚步声声,那仵作跑了出去。

我在棺材里面,听到外面的人都在议论,只听刘友威大喊:“你别跑。”,我估计那仵作不会回来了,只得敲棺材盖,嘴里大喊:“开棺,我还没死,我不是鬼,不是诈尸,我没死呢,开棺,放我出来。”

这时,外面应该是胆大的留在那,胆小的跑了,有个胆大的村民说:“确实不像是诈尸,这声音很正常,像人的声音,诈尸是不会说话的。”

刘友威说:“死了几天的人,怎么可能会活,一定是诈尸了,快,把棺材钉好了,不能让他跑出来害人,快,你倒是快动啊。”

刘友威催促着那个吓得目瞪口呆的仵作,推怂他赶忙封棺,那仵作说:“我不敢,不敢去掏棺材缝了的纸钱,里面有、有、有人拉我手,我不要钱了,我要走了。”

刘友威大吼:“你滚,大朋,带几个兄弟进来帮我把棺材封了,有人诈尸,不能让他出来害人。”

刘友威喊的大朋肯定是他手下的打手,他一喊,那些人虽然害怕,还是从外面进来了,他们人多,胆子大一些,,在抠棺材缝里的纸钱,他们这次特别小心,尽量不让手指伸进棺材里来,眼看着纸钱就要抠完,我敲打棺材板,喊都没有用,没人帮我,我说:“钱多多,我是你爸爸啊,我没死,你忍心吗?你妈妈常年在外打工,你是爸爸一手带大的啊,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大学,你妈妈可从没给过我钱,都是爸爸辛辛苦苦供你读书,你救爸爸出来,所有的功名利禄爸爸都不要了,只要你好我就好,爸爸从此消失,好不好,你救爸爸出来啊。”

只听钱多多突然凄然地喊了一声爸爸,扑到棺材上放声大哭说:“我爸爸没死,求求你们,不要封棺,我爸爸没死,表叔,求求你,求求你打开棺材,放我爸爸出来啊,求求你了。”

刘友威威严的喊:“快,来人,多多太伤心了,扶她去休息,快封棺材,连夜抬出去埋了,快点,不然就会变僵尸了。”

这时,有人过来拖钱多多,钱多多带来的粉丝想要帮忙,刘友威人多,下狠手,没人再敢过来,钱多多忙向村里的村民求救:“各位叔叔伯伯,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们,他没死啊,求求你们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们,我爸爸没死啊,不是诈尸,诈尸不会说话啊。”

村里的村民听了,有人想过来,但慑于刘友威的势力,没人敢站出来,只是你一嘴他一嘴在那议论,说什么的都有。

钱多多挣脱两个拉住她的男人,跪在了村民面前,哭着磕头,求他们救自己的爸爸,这时,钱纯阳的老婆过来扶她说:“你傻啊,人死了怎么可能活过来,肯定是诈尸了,你听妈妈说,你别折腾了,你爸爸死了,他活不过来了,再说了,他若真活过来,你这阵子花了那么多心血,做了那么多事,岂不都白做了,你从小都想当明星,想出名,如今只要你爸爸过世了,借着今天的直播,你很快就可以成为网红作家,名誉,金钱都会滚滚而来,若是你爸爸真的活过来,你这一切都成空了,孩子,别闹了,人总是要死的,你爸爸现在死,死得多有意义,人这一辈子,不都是为了儿女吗?”

女人说这段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但偏偏这时,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她说完,还是没人作声,都静静的看着钱多多,他们想看看钱多多到底有什么样的选择。

钱多多听她妈妈说完,果然冷静了下来,不哭也不闹了,温尔廉告诉我,当时,钱多多变得很快,她从地上站起来,脸冷得可怕,她看了一眼所有的人,那些人都不敢和她眼睛对视,包括刘友威,她看完才说:“妈妈,你说得很对,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好,这样吧,妈妈,您很多地方对不起爸爸,不如你现在跟爸爸去了,我就真的了无牵挂了,如今你也四十多了,自己赚了二十多年钱,钱没给爸爸,也没给过我,你自己也没有了,给了那个你最亲爱的了,可惜,他抛弃你了,你已经一无所有了,你别想着小说火了有你的份,那都是爸爸给我的,你一个子也别想得到,以后你老了,也别想我照顾你,因为,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你需要我了,你也别找我。”

女儿揭她老底,女人气的浑身战栗说:“你,你,你简直不是人,你胡说什么,居然要自己的妈妈死,你怎么这么狠心。”

钱多多说:“这个你最清楚,我是你的女儿,你心毒,做女儿的自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想爸爸死,自然你得过去陪他。”

这时,刘友威对女人说:“和她啰嗦什么,小说是你死鬼男人写的,打官司都是你的,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争遗产,而是解决遗体”

说完,刘友威指挥人把棺材榫敲进去,听着一声一声地闷响,我大喊我没死,不要,还有喊的就是钱多多和温尔廉,温尔廉听见我喊他,他扑上来来制止,被刘友威认出来,叫人拖下去,嘴里说:“这是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他若反抗,给我狠狠的打,打残也无所谓,打完带回医院。”

立即,惨叫声伴随着棺木低沉的撞·击声,在屋里响起,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只听见温尔廉的惨叫和我绝望的求救,很快,棺材最后的缝隙也合上了,一切都成事实,我死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