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动作一顿。

南宫幽扫兴的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下衣服。看叶筱妍也整理好,这才去开门。

来人是祖屋老宅的管家。他听弟子描述过,知道这位便是严幽。

“严公子,家主命我来接公子,前去赴宴。”

“走吧。”南宫幽很干脆,回头喊了声:“爱妾,我们走。”

叶筱妍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爱妾,爱你个头!

管家面露难色,说道:“家主只命我接严公子一人,这,这个……”

南宫幽:“我们一行来了四位,要么全都去,要么一个都不去。”

管家当然知道,他们还有另外两位男的。男子无所谓,可是这个“爱妾”,家主明言不要让她来。

管家犹豫,南宫幽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

“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邀请客人前来,来了又挑三拣四,看来贵府不是我们能踏足的。也罢!我们明日就打道回府。”说着便要关门。

“等一下!”管家急忙按住门:“那就,那就一起去吧。”

管家向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赶忙提前回去向家主禀报。

南宫幽牵着叶筱妍上了马车,清风、疾风在后面跟随。

到了祖屋老宅,管家将几人引到前院正厅。

这里是家主会客的地方,此时独孤家主、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几位已经在这里。

南宫幽前脚跨进门槛,叶筱妍后脚正要跟进去,管家道:

“夫人,他们几位要商议正事。要不我带夫人去后院逛逛?”

叶筱妍看了看南宫幽。南宫幽看了眼前厅里。虽然他只认得二长老,不过从他们的座次和气质上看,坐在上首的那位是家主,与二长老一同坐在左右下首的,应该是和二长老身份差不多的人。

南宫幽点头,对管家道:“一会开宴你可得把她带回来!”

管家道:“那是自然。”

叶筱妍随管家去后院。

祖屋老宅跟王府差不多,后院有花园。亭台楼阁、树木花草、嶙峋山石,弯弯曲曲,玲珑别致,倒也的确有几分景色。

一位女子迎面而来,管家介绍道:

“这位是倩小姐,她对这里比较熟悉,就由倩小姐带夫人去花园里逛逛。”

然后又向独孤倩介绍道:“这位是与严公子一起前来的……夫人,就劳烦倩小姐了!”

他不好说,这位是严公子的宠妾。不过她的宠妾身份,独孤倩也知道。管家之前派人回来禀报,于是家主安排,叫独孤倩陪这位严公子的宠妾在后院,不要去前院。

原本独孤倩还想着,要如何才能接触到严幽。现在如此一来,反倒是有了机会,于是她很乐意的接下这个任务。

独孤倩大方得体笑道:“不妨事,你去忙吧。”

独孤倩带着叶筱妍走进花园。

独孤倩问道:“夫人是南安国人?”

叶筱妍道:“不,我是夏国人。”

“这么说,夫人很早以前就跟着严公子了?”

“是。”叶筱妍点头。

“不知夫人,与你们家大夫人关系可好?”

大夫人指的是死了的原配。

叶筱妍想了想,带着点娇纵气说道:“还行吧,反正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独孤倩听出来,这位宠妾是个爱争风吃醋的。

独孤倩有些迟疑地说道:“不知夫人可知……严公子此次前来,我们家主有意将独孤家的女儿许配给严公子?”

叶筱妍故作惊讶:“此话当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