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情祝明朗思索了一阵子了。

那就是玄戈神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会影响到自己屠神的计划,尤其是华仇。

华仇离开了龙门,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换做是自己,从龙门中神游身壳陨灭之后,回到自己神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个家伙给找出来。

而玄戈神又是全能全知之神,祝明朗现在还无法对玄戈神做任何的判定。

假如,玄戈神也是华仇神明派系的,那么自己最近在神都所做的这些事情,玄戈神多多少少有了一丝察觉。

或许玄戈神和知圣尊一样,还无法精准的确定自己身份,但随着自己接下去屠戮的神明越来越多,暴露的命理线索更多,玄戈终有一天会像知圣尊那样察觉到这一切。

暂且不论杀华仇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想必自己若是想要杀圣首华崇,都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众正神的神辉下。

巡天审神。

这听上去是很牛气,仿佛一位钦差大臣拿着尚方宝剑在一些府州巡查,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所有那些有问题的神明,他们都巴不得这位巡查的神明去死。

所以微服私访是最为稳妥的。

“玲纱姑娘,你设下画中画,便是为了要杀流神,当时玄戈神亲自现身,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你的画境。要杀的仅仅是流神这种三流正神,却也会被玄戈神洞悉,如果我们要杀更高的神明,岂不是始终都绕不开玄戈这位天机师?”祝明朗在思索这个问题。

自己最近在风口浪尖上,若不是有黎云姿在,自己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么舒服,毕竟杀的是玄戈神都的战圣尊。

尽管杀战圣尊不在祝明朗的计划当中,可接下去要再有什么举动,怕是要被玄戈盯上了。

“她不出现,华崇也至少断条胳膊。”南玲纱说道。

当时,南玲纱也设计了针对圣首华崇的陷阱阵。

“所以有什么办法躲避玄戈的天机全知呢?”祝明朗说道。

“得问星画。”南玲纱也没有什么办法去应对那位天机师。

“这个玄戈神,你觉得她是想要华仇死,还是跟华仇是同流合污的?”祝明朗询问道。

“得问黎云姿。”

“……”祝明朗挠了挠头,他走了几步,想了想画师小姨子也不是外人,便大致与她说了一下自己屠杀的计划。

“不远处是圣尊府,到那说吧。”南玲纱指了指长长的神都大道尽头,道。

“恩,情况还是有些复杂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

前往了黎云姿所在的圣尊府。

阴灵师少女枝柔已经在了,她看到两人行来,马上迎了上来,而且平常不那么爱说话的她反而像打开了话匣子,问东问西。

“姐姐她应该就回来了。”枝柔说道。

今日的领袖圣会应该也结束了,祝明朗这个小罪人已经没有资格到圣会大殿去了,所以只能够四处游荡,并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玄戈这个天机师,要如何迈过去。

不绕开她,自己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作为正神,祝明朗此时是有比较强烈的预感,但凡自己再做一点出格的事情,绝对会被这位天机师给逮到。

玄戈是什么立场,真的很难说得清。

在外界,她名声极好,在神都内所有子民、所有神裔也对她敬重无比,表面上她与华仇的暴统理念是有极大分歧的,但这也无法证明她是痛恨华仇,希望华仇倒台的。

是敌是友,祝明朗无法做判断。

倒是知圣尊,从她确实在很努力的为自己开罪来看,应该是偏向于友,可惜她始终是玄戈神的第一辅佐之人……

白石庭道上,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

黎云姿穿着及膝盖的朱红高靴,身姿看上去比以往高挑不上,轻柔贴身的夜珍珠盔甲本应该穿起来过于繁重难看,但在黎云姿身上却别有一番韵味。

武圣尊,这封号也确实很符合她女武神的气质,尽管从修罗炼狱中走出来,经历了各种血淋漓的厮杀场,但仿佛只要走出来,便是碧落红尘,仙姿圣容。

祝明朗一直望着她。

从远处,到近处,好像要将她所有不同视角的美态都享受一遍。

黎云姿看到祝明朗,脸颊上也露出了一丝丝浅浅的柔意,尽管不那么爱笑,气质清冷,对待世间万物、对待所有人都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看到祝明朗,她的眸子里会有一些涟漪,神情也会多几分温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