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脉升华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李少阳早已经食髓知味g。

每当体会到这种快感,他就迫不及待想要体会真正的先天清血,那种极度纯净不惧污煞的巅峰快感。

等到血脉升华的快感渐渐散去,丹丸的效力微弱之后,他才重新收拾心情,专注炼化剩下的八种先天法则。

先天法则都是诞生于先天,虽然威能大小不一,天差地别,但毕竟占了个先天的名头,傲气十足,韧性也极为强悍。

神明冰火炼化他们,总要比炼化一些后天法则困难。

李少阳有的却是耐心,他一点点瓦解它们,在神明冰火中炼化掉它们的傲性,强行融入深具宏古味道,包容姓极强的无极圣则之中。

这个过程,就好像是强拆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把它们的零部件,重新堆砌到另一座更大的建筑之中,使得他们成为另一座建筑的点缀,增加另一座建筑的气派与威势。

本来,这应该需要一个极为强大的“设计师”来完成的,因为把一座建筑强行加到另一座建筑身上,没有合理的排布,怎能保证另一座建筑的美观与气派呢?

指不定,偷盗门扇,反而合得不成样子,造就得不伦不类。

然而,李少阳根本无需这个所谓的“设计师”。

因为,所有的奇妙,都在神明冰火,以及无极圣则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远。

无极圣则的奇妙,就连李少阳这个掌控者也说不出所有。

它的包容性,十分的神秘和离奇。

每当有新的法则融入里头,都能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把无极圣则造就得更加强大完美,就好像无极圣则诞生出来,就是为了包容天下法则似的。

李少阳有时候都心痒难耐地想象,一直这样下去,无极圣则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会成为法父道母,像历史法则那样统领天下法则吗?

不过想想,李少阳又开始鄙视自己。

这怎么可能呢,最伟大的法则就是历史法则了,成为法父道母,岂不是跟历史法则并驾齐驱了,这种事哪有可能发生呢?

就好像世俗的王朝中,一代帝王不可能再封一个皇帝与自己同领天下。

不过,想多了无用,此时李少阳也没想太多,一心只在炼化先天法则的进程上。

很快,八道先天法则就一一被炼化到了无极圣则之中。

地仙力一下子增长到八百则,堪称大蜕变,成为超顶尖的地仙了。

要不了多久,就又能触碰到真仙境的门槛了。

李少阳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古战场果然是好地方,除了能感受古灵时代的震撼外,更是一块宝地,这才多久就让他的修为翻了一倍,要是在这里多呆上一段时间的话,还不知道要如何变态。

他最后再用仙识感受了一下无极圣则,然后就要退出,重新上路。

却没想到,这时候一道微妙的金光闪过,把李少阳惊得当场石化。

无极圣则里,隐约出现了一道龙纹,只是飞快地消失了,它好像并不稳固。

而在无极圣则里出现龙纹的刹那,无极圣则也无端地扭曲了一下,好似要有所变化,却又被什么力量给限制住了,气势稍显不足。

“难道,我的无极圣则出现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变故?”李少阳心惊不已,不敢怠慢,连忙又盘膝坐了下去,仙识一下子全部扎入了无极圣则之中。

还真奇怪,明明是有看到奇异的龙纹,可真正把仙识往无极圣则里扎,仔细要看清楚时,它却没有了。

等李少阳放弃寻找时,它却偏偏又出现了,好像跟李少阳捉迷藏似的,如此这般,来回折腾了好几回,李少阳愣是什么也没发现,把他气得够呛。

没办法,李少阳索性就不找了。

反正无极圣则这东西,本来就神秘,真要有些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想挡都挡不住。

这古战场呆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在李少阳仔细感悟无极圣则的细微变化时,心头上就好几次感觉到了冰冷的悸动,那是超敏锐的直觉对危险的预判。

感觉好像有双无形的眼睛,在哪盯着他似的,让李少阳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是先溜为妙。

这地方,越来越有点像不祥之地了。

李少阳索性不再一个个尸身寻找好处,一眼扫过去大都是干枯尸身,没什么好拿的,跨过去就跑。

一口气溜了三四千里,这才稍稍感觉安全了些。

停下来后,李少阳不免又觉得奇怪。

这古战场除了他自己外,哪还有什么活的东西,怎么会觉得有人盯着他。

难道是错觉,不太可能啊,修为到这份上,还产生错觉的话,要叫人笑死啊?

不对,李少阳忽然想起来,刚踏进古战场时,很远的地方确实有听到凶厉怒吼声,当时觉得是古战场的煞气翻滚。

毕竟古战场里头煞气太浓,当年死在这里的,又都是古灵时代的强者,像紫竹仙王那样残余些死亡前的意志混在煞气里,也属正常。

“难道,会是出现了什么变异状况?”李少阳冷不丁再打了个寒颤,心里头愤怒地骂开了。

又来了,那不知躲在那里的眼睛,又瞄上他了,都感觉有股烈火似的无形光芒,从头到脚扫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