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喵先是一怔,然后仿佛是被折辱了一样,涨红了脸:“……关你屁事!”

苏陌耸耸肩,无奈地道:“好好聊不要这么激动嘛,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哦,当然了,是作为一个人的喜欢,至少不排斥和你做朋友。”

污喵讥讽道:“呵,喜欢我?因为劝妓从良让你有成就感了?”

“虽然我已经过很多次了,但看来我还得再重复一遍。”苏陌深吸一口气,看着污喵,他刘海被海风微微吹起,眼神认真,缓缓地,“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和我关系不大,我没有办法左右你的决定,你也不必认为是我救的你。我没有那么自大,这个世界上真正能拯救自己的人只有你自己,是你向着外面伸出了手,别人才能把你拉上来。”

“……干嘛,这个。真恶心。”污喵对着苏陌的目光,海水的粼粼波光映在他的清澈的瞳孔里,污喵脸红了,她缓缓地躲开苏陌的视线,嘴硬道,“我当然知道,是我自己聪慧丽质,知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苏陌也转过头,笑了几声,看了眼远处故意给他们两人留出空间的唯唯等人:“别难过,就像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厮。有的人走远了,总有新的朋友来嘛。”

“谁走远了,乌鸦嘴!”污喵攥紧拳头,打了苏陌一拳,只是没有了戾气。

苏陌是一个很难让人讨厌的人,他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超能力,总是能随时随地看出他人的需要并且不着痕迹地予以帮助,甚至很多时候当事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就完美的结束了,就像春风一样。

但也正因如此,苏陌偶尔也会让人感觉到恶心,因为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好像自己赤裸裸地站在他面前,自己那阴暗丑陋的地方让人一览无余。

她知道苏陌在什么。董断瑶的父亲被送到美国治疗去了,再也不用她照顾,她们之间仅剩联系好像就此断了一样。

其实也没有断,董断瑶还是会在微信上找她聊,或许在董断瑶眼里,她们还是好朋友。可是,回不去的总归是回不去了。

她最近才发现她常去的一个地方新开了一家水果店,但是她却记不起这家水果店之前是做什么的。这个世界总是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时候发生改变。

无论怎么努力地试图了解另一个世界,污喵还是对董断瑶的话题感觉到茫然和陌生,她开始接不上董断瑶的话,只能亦步亦趋地顺着董断瑶的话,心翼翼地吐槽。

于是她终于意识到,她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所以她开始自觉地远离,有什么事只发朋友圈,不再和她分享日常琐事。

董断瑶现在是大明星,是有身份的人,自己不能去打扰她。她是大明星,而自己只是一个臭水沟的老鼠。一做贼,一辈子都是贼。就算隐藏得再好,那也有知地知,你知我知。

董断瑶如今的星光却让她感觉到耀眼,耀眼到不敢直视。实在是配不上她,更不能贴过去自认和董断瑶什么关系。自己这么肮脏,不能因为自己给她带来污点。污喵更没有阿q的厚脸皮,赵老爷承认你也姓赵是给你脸,但你不能覥着脸真的认为自己和赵老爷是一家人。

“我没什么,只是觉得可惜啊,再也不能半夜找人去撸串喝酒了。”污喵把手上的啤酒打开,还没有喝,眼神就有些迷蒙,“以前我们都在家的时候,经常一起去吃烧烤,一边吃一边吹牛逼,有时候喝醉了就抱在一起哭……”

然后再一起咒骂着这个对她们不算友好的世界。

污喵着着,忽然心里涌现出了后悔的情绪。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一双古驰的鞋,如果不是因为一台苹果手机,如果不是因为一款香奈儿的香水……不定自己还能厚着脸皮和董断瑶在一起。

对,一切的根源,是那双印着“gui”的白鞋子。

那,学校里的一个朋友向她们炫耀自己刚买的古驰鞋,那双白鞋子很好看,污喵对此一见钟情,很想要,想要得不行。她很嫉妒对方有这么好看的鞋子,她很嫉妒对方能穿这么贵的鞋子,她很嫉妒其他人在看向鞋子那和她一样的羡慕的目光……她心心念念想要钱买双一样的鞋,但是她没有钱,她就只能稍微走了点捷径。

当然她一开始还有自己的底线,只是悄悄地卖“女初中生的内裤”,她跟自己这些东西和她不要的衣服没什么区别,反正就当自己扔了。但是这样交易来的钱还是太慢了,于是有人提出线下交易,当面现脱的内裤价格是网上售卖的好几倍,于是她权衡一番之后就同意了,她跟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区别。

她如愿买到了鞋子,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她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因为她不缺钱,钱很容易就能搞到,只是单纯地卖内裤早已跟不上她的欲望,她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的对象是一个中年人,那个人很粗鲁,赤红着脸解开她的衣服,满嘴脏话,而她那短暂的疼痛,却换来了两台苹果手机。

从此,她就彻底一去不复返了。

她有一次心血来潮跟苏陌聊过这件事,而苏陌则是了一些她听不懂的话,她也没有记在心里。她只记得对方隐约什么“过度消费主义荼毒无穷,学校应该先培养学生正确的三观,先教做人再教知识,而不是早六晚九都只有文化课。”

一来污喵也只能听得懂这些,二来她也觉得她误入歧途都是因为学校没有教好她,那些混蛋老师是真的八行。

要是苏陌的话,肯定早就能察觉她不对劲,及时把她拉起来。

如果自己清清白白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如老鼠一样躲着。

“不愧是好闺蜜,你和瑶琴还挺像的。”苏陌轻轻。

“哪里像?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像!”污喵喝了口啤酒,斩钉截铁。

她和董断瑶完全不一样。初中的时候,她是年级倒数,而董断瑶是学校里前五的优等生。所有教过董断瑶的老师都直言,按照她的成绩保持下去,将来可以上市一中。而她赵雪萌嘛,能有个中专技校读就不错了。

而且她们两个性格也不一样,董断瑶学习很努力,而且什么事都会努力去做。但是她就从来不知道努力为何物,浑浑噩噩地混日子。董断瑶生活节俭而且有底线,而她花钱大手大脚,张腿挣钱。

董断瑶即使在生活的重压下,也想着以后能考大学,为自己规划着未来,而她只知道每玩着手机刷过一个又一个无聊的短视频,逛街购物陪客人,回过神才发现对空洞的过去完全没有记忆。

所以,她们完全没有什么共同点。董断瑶如今是大明星,她也是认为这是对方应得的,这样的人要是沦落到和她这种人一样,那他妈才是没理!

“你们都望着星空,却反复地告诉自己正躺在阴沟里。”夜风徐徐,苏陌望着夜空中唯一能看见的狼星,笑了。

其实他对污喵的第一印象很不好,那个时候污喵不知道从哪听了他的名字,加好友约他拍片,要求还挺多。

还没见面,污喵就直白地照片是要发到推特上吊男人好约线下的,问他有没有拍那种写真的经验,成片能不能让男人看了就想掏钱来睡她,这价格能不能再便宜一点,能不能跟他来一发就不用掏钱了,这些精修照片和她手机美颜也差不多你太昊凭什么收费这么贵,精修的成片能不能多送几张,要是成片不满意能不能退钱,有没有什么免费又不卡的翻墙软件发给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